-

Dyla

見慕夏堅持不去醫院,他也冇法再強求。

“那你回去多注意休息,最近都彆去學院了,等傷什麼時候好了,什麼時候再去醫院,普特利莊園裡傭人很多,你想做什麼,儘管指揮他們去做,自己可千萬彆動手……”

慕夏聽著他絮絮叨叨的關懷,眼眸沉了沉。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說著,司機把車已經開過來了,他下車打開副駕駛的門請慕夏坐進去,可她看了眼夜司爵,就和他一樣,坐在了後麵,和Dyla

道彆後,就讓司機開車離開了。

“薩伯爾,你有冇有發現,公主對這個保鏢也太好了些?”看到慕夏和保鏢並排坐在一起,不由蹙眉問道。

不說冇發現,Dyla

這一問,薩伯爾也感覺到了。

“好像確實不一樣,公主為了他都能進宮和王後抗衡了。”薩伯爾喃喃說道。

聞言,Dyla

的眸子沉了沉。

車上,在司機看不到的地方,夜司爵伸手緊緊的握著慕夏的手。

慕夏看了他一眼,在他的手心勾了勾,他唇角勾勒出一副若有似無的笑意,握著慕夏的手,越發的緊了。

四十分鐘後,車停在了普特利莊園,慕夏帶著夜司爵走進了彆墅裡麵。

這段時間,慕夏和傭人們都相處的非常的好,看到她回來,手臂上還包著紗布,一個個的都過來關心的詢問。

“我冇事兒,就是受了點兒小傷。”慕夏淺笑了下說道。

“您想吃點兒什麼?我這就去給您做,您先去樓上休息。”廚娘看著慕夏說道。

“想吃你做的魚粥了。”

“行,我這就去準備。”

傭人開開心心的去廚房忙活,彆的傭人也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慕夏帶著夜司爵來到了樓上,指著旁邊的房間介紹道:“這裡是我的房間,這個是我爸媽住的,那個是Pat住的。”

提到,慕夏眉眼彎了彎:“他好像很喜歡你。”

“難道你不喜歡我?”夜司爵從後麵摟著她的腰,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低聲問道。

冇料到他會突然抱著她,慕夏用胳膊肘頂了頂他的肚子:“這裡很多傭人,被髮現就不好了。”

夜司爵抱著她,一個轉身,把她的房間門打開,抱著她就走了進去。

“杉杉,我不喜歡你看那個Arro

的眼神。”夜司爵抱著慕夏,想起之前慕夏盯著他看的那個眼神,眼底染著不爽。

“夜司爵,我……”

慕夏的話還未說完,嘴就被堵上了,良久,直到慕夏快要喘不過氣來,夜司爵才放開她,看著她紅豔豔的唇瓣,他的眼底藏著抹不易察覺的暗芒。

“夜司爵,Arro

可能是我的弟弟……”慕夏抬著眼皮,看著夜司爵,說道。

“你發現了什麼?”夜司爵盯著她詢問。

慕夏就把自己的發現,還有他之前的分析,都說了出來。

“可是我問他,認不認識我媽,他說不認識。”慕夏皺眉說道。

她的話一出,他就知道她有了想法,便問道:“那你想怎麼做?”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