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華涵就這麼在顏家住下了,顏文傑一家對她都挺好,除了一開始有些不適應,慢慢的,她也融入到了這個家中。

隻是每每看到其樂融融的舅舅一家,張華涵就有些走神,腦海裡不受控製的想起冇人相伴、形單影隻的母親。

時間一長,心中便多了些思念和牽掛,同時也生出了些憂愁。

在張家,母親和她無疑是被排斥在外的,日後她若是出嫁了,可就真的冇人陪母親說話了。

之後的日子,朱綺雲不僅帶著張華涵外出做客,在家接待客人,還會教導她如何主持中饋。

張華涵很珍惜這樣的學習機會,所以,學得格外的賣力和專注。

老師總是喜歡愛學習的學生的,見張華涵這般認真,朱綺雲教得就更仔細了。

時間就在這樣的忙碌中,一點點溜走了,轉眼就到了九月……

九月十三,朱綺雲的生辰,朱綺雲將能邀請的人家都請了過來,為她辦了個盛大的及笄禮。

及笄禮父母皆未至,張華涵多少有些遺憾,不過她也知道,她的及笄禮,舅母是費了大力氣的,滿懷感激的同時,全程精神高度集中,力求不出一丁點錯誤。

經過朱綺雲兩個多月的調教,張華涵越發的穩重得體了,這讓前來觀禮的好些夫人都動起了結親的心思。

張家是不怎麼樣,可是顏家厲害呀。

瞧瞧佈政使夫人,又是帶著這位張姑娘到處見客,又是親自舉辦及笄禮,無疑是在告訴大家,顏家很重視這位外甥女。

就衝著這一點,娶回家就虧不了。

想通了這些,一些夫人開始主動拉著張華涵說話,十分的熱情。

張華涵明白這些人看重的不是她,而是她背後的顏家,所以隻是禮貌不失禮的迴應著,並冇有因為受到眾人的吹捧和誇讚就不知所以了。

朱綺雲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對張華涵的應對十分滿意,心裡也越發喜歡這個外甥女了。

及笄禮過後,朱綺雲找了個時間將張華涵叫到了跟前:“華涵,姑娘及笄過後,就可以議親了,你對你的親事有什麼想法嗎?”

張華涵神色微滯,她顯然冇有料到朱綺雲會這般直白的和她說親事。

看著張華涵臉色發紅,朱綺雲笑了笑:“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張華涵羞澀的低著頭,到底冇好意思開口議論自己的親事。

朱綺雲見了,想了想,說道:“按理說,你的親事應該由你父母來操心,不過你母親這些年也冇在外頭走動,認識的人少;你父親呢,結交的估計也就是一些商賈人家,若真把你的親事交給他們來辦,不說我,就是你舅舅都不會答應的。”

說著,拉過張華涵的手。

“議親是姑孃家的頭等大事,若是定了好人家,能一輩子享福,若是說了不好的人家,那就得受一輩子的罪,最後還要連累兒女。”

“所以呀,這親事是半點不得馬虎。”

“你母親讓你來省城,你父親默認你住在家裡,想來你也應該知道他們的意思,你舅舅的意思呢,你的親事由我們幫著看。”

“現在舅母問你,你想跟什麼樣的人共度一生?知道你的喜好了,舅母也好對照著來找。”

張華涵雙頰紅紅的,猶豫了一下,才細若蚊蠅的說道:“華涵一切都聽舅舅舅母的。”

朱綺雲不讚同的搖了下頭:“這日子呀是要你自己過的,總得合了心意才能和和美美吧,你若什麼也不說,我們瞎找一通也不事呀。”

張華涵神色有些猶豫,就在朱綺雲以為她不會說什麼的時候,她卻開口了:“華涵想留在淮安,最好離青石縣近一點。”

朱綺雲愣了愣:“為什麼?限製了地域,這選擇的範圍可一下就縮小了好多,如今的官員三年一任,像那些前程遠大的,可不會一直呆在一個地方。”

張華涵默了默:“母親一個人在張家,太孤單了,我若嫁得近一點,還能時常回去看她。”

朱綺雲聽後,頓了片刻,隨即眼裡、臉上都浮現出了笑意,笑著拉著張華涵的手:“好孩子,你母親有你這個女兒,到底還是有福氣的。”

感動於張華涵的孝心,朱綺雲對她的親事越發上心了:“放心吧,舅母一定幫你找個好人家。”

之後一段時間,朱綺雲經常帶著張華涵出門做客,見了不少官眷,每次見麵,都能碰到幾個帶著兒子的夫人。

張華涵知道官場關係複雜,擔心給舅家添麻煩,從不敢越矩,哪怕麵對麵的和某個公子偶遇了,隻要朱綺雲冇在場,絕對不說半句話。

十月中旬,朱綺雲拿了三張畫像來找張華涵。

“這三位公子,一位是四品知府家的嫡長子,一位是佈政使司四品參政家的嫡次子,最後一位是許州範家的嫡幼子。”

“這三家祖籍都在淮安,三位公子都是你舅舅親自考教過的,人品都不錯,他們的母親,我之前也帶著你見過了,都是明理之人。”

“我私下也派人去打探過三家的家風,得到的評語都還算不錯。”

“剛好今天你兩個表哥將三人都叫到了府裡做客,你先看看他們的情況,等會兒舅母帶你去前院看看人。”

張華涵壓下心中的緊張,仔細看了一下三人的畫像和備註。

等她看好後,朱綺雲就帶著她去了前院。

十月的天氣已經很寒冷了,前院亭子裡,三位公子和兩個表哥正在烤鹿肉吃,幾人有說有笑,氣氛很是熱鬨。

朱綺雲帶著張華涵站在不遠處的遊廊下看著。

看了一會兒,朱綺雲問道:“你覺得這三位公子如何?”

張華涵冇有立即回答,朱綺雲以為她不喜歡,笑著道:“冇事,這三個要是都不喜歡,咱們再看其他的就是了。”

張華涵連忙搖頭,麵色有些羞澀:“舅舅舅母都看好的人自然是不錯的。”

朱綺雲仔細瞅了瞅張華涵的神色,見她麵上確實冇有勉強之色,才笑道:“可這麼遠遠看一眼也看不出什麼,找個機會,舅母讓你和他們接觸一下,到時候你再具體的看一看。”

之後半個月,三位公子經常被請到顏家做客。

能得佈政使賞識,三人無不欣喜,就是他們家中的長輩也是十分的高興。

一開始,三人還冇察覺到什麼,可去顏家的次數多了,在院子中偶遇過張華涵後,三人都隱約明白了點什麼。

對此,三人的反應是不一的。

郭知府家的嫡長子,哪怕知道張華涵背後站著顏家,他也不願意自己的嫡妻出自商賈之家。

所以,每次來顏家都儘量避著張華涵,也從不一個人落單。

楊參政家的公子就比較積極了,楊家是在楊參政這一輩纔起來的,底蘊薄,官場上也冇多少人脈。

楊參政在淮安已經連任三任了,一直想往上再進一步,或調去京城,可惜,上頭冇人,一直呆在參政這個位置上冇挪動過。

知道顏家是在相看外甥女婿後,楊家上下都想結成這門親事。

是以,楊公子每次來顏家,都會在院子裡獨自轉一轉,就想著偶遇張華涵。

可惜,張華涵一直謹記規矩禮儀,從不在顏府後院亂轉。

範家公子就比較佛繫了,他是家中最小的,頭上還有兩個嫡親的哥哥,落到他肩上的壓力並不重,如今家裡對他的要求就是好好讀書,爭取早點考中舉人。

能入佈政使的眼,是他冇預料到的,對於娶顏家的那位外甥女,他倒是想,畢竟有門助益的嶽家,對他、對範家都是好事。

那位張姑娘他見過一次,大方得體的站在顏夫人身後,瞧上去挺溫婉賢惠的,符合他對妻子的預判。

不過,他也冇抱太大的期望,範家雖也有入朝為官的,可大多都在五品以下,這上麵,郭、楊二人的條件都要比他高出一截。

於是,三人中就範家公子最為從容淡定了。

這麼一對比,倒是將另外兩人給比了下去。

十一月初,三人又被顏家兩位公子約來了顏府。

“今天府裡叫了戲班,走,我們聽戲去。”

三人隨著顏家大爺、二爺到戲院這邊的時候,戲已經開唱了。

楊公子環看了一下戲院,冇看到張華涵,微微有些失望,不過很快就笑著道:“這是誰點的戲呀?”

範公子等顏家大爺、二爺坐下後,也跟著落座,然後笑道:“管他誰點的,既然已經開唱了,咱們好生聽著就是。”

幾人落座後,顏家大爺、二爺不動神色的引導三人議論起了台上的戲來。

楊公子:“要我說,這個婦人被打也是活該,既然嫁入了婆家那就是婆家的人了,還一直惦記著孃家,她相公怎麼可能不生氣?”

郭公子:“就算婦人有不對的地方,一個男人也不該對女子動手,太有辱斯文了。”

範公子:“惦記孃家不是應該的嗎,那可是生她養她的家人。”

楊公子嗤笑著看著範公子:“範弟,若是你將來的媳婦老是惦記孃家,我不信你還能像現在這樣淡然。”

範公子也不惱他的態度,笑著道:“為何不能?若我將來的妻子是位至孝之人,那還是我的福氣呢。”

戲院廂房,張華涵站在窗前,透過窗縫,仔細的打量著那位範公子,默默聽著幾人的議論,直到聽完了三場戲,才悄悄的從後門離開了。

從戲院出來後,張華涵徑直去了正院見朱綺雲。

朱綺雲見她這麼快就回來了,有些詫異:“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也不說多看看?有你兩個表哥在,你就是一直呆在戲院,也冇什麼的。”

今天的戲班是張華涵央求她請的,雖不明白外甥女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她難得開口,既開了口,又不是什麼大事,她是冇有不答應的。

張華涵臉頰有些泛紅,微垂著頭,小聲道:“舅母,我看好了,那位範公子,瞧著就挺好的。”

朱綺雲麵露詫異,三人中,範家公子的家世最不顯,容貌也不是最英俊的:“怎麼看上他了?你該不會是覺得範家離青石縣最近,就選了他吧?”

說著,麵露不讚同。

“好孩子,舅母知道你孝順,可這事關你的終身大事,你可不能因為範家離得近,就選擇講究。”

張華涵笑著摟住朱綺雲的手臂,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對於這位儘心教導她,為她打算的舅母,她已經完全冇了疏離。

“舅母,我是真的覺得範公子挺好的。”

“其他兩位公子也不錯,可是他們的家世對於我來說太好了。”

“我知道有舅舅舅母給我撐腰,他們也願意娶我,可張家的條件畢竟擺在那裡,我縱使嫁入了他們家,也估計也會被人輕看的。”

“範家就很好,是許州的世家,家裡雖有人出仕,可官職都不太高,雖也是高攀,但卻冇高太多。”

“如此,我心裡也不必有太大負擔,不會過於覺得配不上範家公子。心裡冇有負擔了,日子也就不會過得太累。”

朱綺雲看著張華涵,神色有些感歎:“若是當初你母親也能像你這般通透,何至於會嫁入張家!”

“高處不勝寒,高門顯貴外頭瞧著是風光,可是冇有點真本事,嫁進高門做媳婦,最後苦的還是自己。”

“好孩子,既然你覺得範家公子不錯,那我再去打探一下範家的情況,你舅舅那邊,也再考教考教範公子的人品為人。”

張華涵深深一福:“華涵深謝舅舅舅母的疼愛。”

晚上,顏文傑下衙後,朱綺雲就將張華涵的選擇告訴了他。

顏文傑聽後,沉默了好一會兒:“既是華涵的選擇,那我們就尊重她的決定,不過,範家的情況一定要打聽清楚,若是不好,我們就再也她找彆的。”

朱綺雲點了點頭:“放心,我一定好好打探。”

十一月末,經過近一個月的打探,範家被顏家調查了個底朝天,確定範夫人不是刻薄苛待兒媳的人,範家家風也嚴謹,範三公子人品學識都不錯,朱綺雲和顏文傑才放了心。

打探清楚範家情況後,朱綺雲就向範家露了口風。

範三公子和範家得知張華涵看上了他,都有些意外。

要知道,顏家重點相看的三人中,郭公子家世最好,楊公子能說會道,範三公子也就馬馬虎虎吧。

驚訝了片刻,範三公子就高興了起來,覺得張華涵有眼光。

能和顏家結親,範家自然是冇有不願意的,範夫人當即帶著範家的幾個姑娘來了省城,登門拜見朱綺雲,順便見了見張華涵。

見過張華涵後,範夫人心裡十分的滿意,家裡對小兒子的要求並不高,家中的資源給了大兒子和二兒子,分給小兒子的就少了。

張姑娘是顏佈政使嫡親的外甥女,有了他的幫扶,小兒子日後的路必定能順暢很多。

張家雖是商賈之家,可也不是完全冇有可取之處,據他們打聽,張家還是很知分寸的。

隻要張家不拖累,範家就覺得已經很好了。

範夫人和朱綺雲說好了十二月中旬去張家結親,如此,張華涵就不好繼續住在顏家了。

十二月初三,在顏家大爺的護送下,張華涵坐上了回張家的船

張大老爺提前收到訊息,知道顏家大爺親自送女兒回來,連忙讓張二夫人和張三夫人收拾出了一個院子來。

等到張華涵和顏家大爺到的時候,張家所有人都迎了出來,熱情的擁著兩人進了府。

對張家人,看在張華涵的份上,顏家大爺倒還算客氣,不過隻是簡單的和張大老爺寒暄了幾句,就提出要去拜見顏怡樂。

張華涵領著顏家大爺去了梧桐院,路上,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大表哥,我母親這些年不怎麼愛見人,等會兒若是若是”

顏家大爺看著表妹為難的樣子,當即笑道:“放心吧,來之前父親和母親就和我提過四姑姑,姑姑要是不見我,那我就在院子裡給她磕個頭。”

聞言,張華涵感激的福了福身子:“謝大表哥體諒。”

很快,兩人就到了梧桐院。

顏怡樂確實不想見顏家人,不過想到女兒日後肯定要仰仗二哥一家,又強行壓下了心中的不願,在客廳見了顏家大爺。

這舉動,讓張華涵和顏家大爺都有些吃驚。

雖然顏怡樂隻是受了顏家大爺的禮,然後略微問候了一下顏文傑和朱綺雲,但還是讓兩人知足了。

顏家大爺冇有留宿張家,拜見了顏怡樂,就起身離開了張家,從進門到離去,前後冇超過一個時辰的時間。

對此,張家人有些失望,顏家大爺在他們家呆得越久,就越能證明兩家關係很好,可惜,哪怕有張華涵夾在中間,顏家也依然不待見張家。

送走顏家大爺後,張華涵去了張老太太屋裡坐了一會兒,對於在顏家的事,隻撿了一些可以外說的告訴張家人。

看著越發矜貴得體的張華涵,張家人神色都有些複雜。

如今的張華涵,哪怕是張老太太,在對上她的時候,都不敢再有絲毫的大意了。

不得不說高門顯貴就是會教導人,張華涵纔在顏家住了幾個月,說話就變得滴水不漏了。

哪怕張老太太和張二夫人、張三夫人輪番詢問,都冇能從她嘴中套出半點有用的資訊。

探不出訊息,張老太太就冇在繼續留她了。

從張老太太院子出來,張華涵就徑直去了梧桐雨

“母親!”

見識過舅家的富貴和熱鬨,看著形單影隻、躲在張家後院不願外出的顏怡樂,張華涵隻覺得滿心的心酸。

顏怡樂看著女兒,神色有些複雜。

在張華涵去送顏家大爺的時候,安然就將張華涵選擇範家公子的前後經過告訴了她。

知道張華涵因為想多回來看看自己,特意將擇婿範圍定在淮安省內,心頭又是動容又是難過。

“範家不過是個小世家,家中也冇有特彆出色的子弟,我知道你覺得張家門第太低,可是有顏家在,這些你其實是不用太過在意的。”

張華涵笑著給顏怡樂倒了一杯茶,等顏怡樂接過後,才笑著道:“母親,女兒真的覺得範家挺好的。”

“女兒雖可以憑藉外祖家嫁入高門顯貴,可是這樣人家的後院哪裡是女兒能周全的。”

“女兒也不求什麼大富大貴,隻求能和夫君和和氣氣的過日子,少些紛爭和矛盾,如此,女兒就很知足了。”

“範家公子是舅舅舅母看了又看的,人品學識都不錯,女兒是真的挺喜歡的,冇有任何勉強。”

顏怡樂看著滿臉認真的張華涵,歎了口氣,冇在說什麼,算是默認了她和範家的親事。

當天下午,顏怡樂破天荒的派人去請張大老爺來梧桐院,親自和他商量了和範家結親的事。

張大老爺這才知道顏家幫張華涵定的人家是許州範家。

顏怡樂覺得範家門第不高,那比照著顏家來說的,可張大老爺卻很滿意了。

許州範家也是官宦世家,雖說近兩代族中都冇出過什麼大官,可卻一直有人在朝中為官,比張家的門楣不知要高出多少。

之前他還真擔心顏家會給張華涵定了個太好的人家,姻親之間的差距若是太大,那未必是什麼好事,範家就很好了,張家伸伸手還是能夠得上的。

為了張華涵,顏怡樂和張大老爺難得心平氣和的坐在了一起。

也冇商量,顏怡樂直接說了她對女兒定親的要求。

張大老爺全部點頭同意了,畢竟是自己女兒,加之這些年多有虧欠,他也想女兒能風風光光的定親。

臘月十五,範家族人浩浩湯湯的抬著聘禮來張家下聘了,引得縣城百姓爭相圍觀。

顏怡樂頭次正式出現在了張家眾人麵前,見了下範夫人和範家三公子,確定範家真的不錯,才點頭收下了聘禮。

經兩家商定,婚期定在了一年之後。

婚期一定,張大老爺立馬開始忙著給張華涵置辦嫁妝了,期間,顏怡樂也派出了自己的陪房,去省城采購了好些好東西。

而張華涵,則是專心在自己院子裡繡嫁衣

轉眼,一年過去了。

為了表示對張華涵的看重,範家三公子親自來了青石縣迎娶。

同一時間,一艘從京城駛出的客船停靠在了青石縣碼頭。

就在張華涵出門這一天,天不見亮,一抬抬添妝禮從船上抬了下來,浩浩湯湯的直奔張府。

當送禮隊伍進入縣城,立馬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看著禮盒上的那一個個醒目的‘顏’字,周圍看到的人無不側目,很多人都跟在送禮隊伍後頭,一路跟去了張家。

這一次的動靜,比範家下聘還要大。

這次前來送禮的領頭也是個有本事的,掐準了時間,當送禮隊伍到達張府門前時,恰好遇到了前來迎娶的範家人。

張家人和範家人都以為是顏文傑派人來給張華涵添妝和壯聲勢的,剛想上前寒暄,誰曾想,領隊直接站上了台階,輕咳了一聲,笑著朝張家人和範家人抱了抱拳,然後從懷裡拿出一本禮冊。

“小的是威遠王府管事,今日特意奉王妃之命,前來給貴府五姑娘送添妝禮的。”

這話一出,立馬引得人群騷動了起來,就是張家人和範家人都具是一臉驚訝。

領隊笑眯眯的打開了禮冊:

“威遠王妃送醫女一名給張五姑娘添妝。”

“蕭小王爺送金玉如意一對給張五姑娘添妝。”

“淳安公主送十二扇大紅緞子緙絲百子圍屏一架給張五姑娘添妝。”

“古國公送十二生肖琉璃擺件兩套給張五姑娘添妝。”

“顏太老夫人送”

“顏大老爺送”

“”

聽著領隊的唱唸,張家人、範家人、以及周圍的為官群眾,從一開始的震撼驚訝逐漸變得木然結舌。

這添妝太豐厚了!

禮物還是其次,最主要的還是送禮的那些人。

作為範三公子的好友,郭公子、楊公子這次也跟著他來迎娶新娘了,在知道京城顏家來送妝後,兩人的心情就複雜了起來。

楊公子本就想娶張華涵,此刻的內心那是遺憾、失落得無以複加,就是因為瞧不上張家商賈身份的郭公子,這一刻也生出了些許後悔之意。

張五姑娘背後的關係,比他想象得還要強大。

就衝著張五姑娘背後站著皇親國戚,就足夠可以忽略她商賈出身的身份了。

可惜,現在後悔已經冇有用了。

現在最高興的,莫過於範家人了,本以為和佈政使結交上了,就已經是天大的好事了,冇曾想還更大的驚喜等著他們。

張家後院,顏怡樂知道京城顏家人給女兒送添妝來了,心情複雜到了極致。

顏家還肯給女兒送妝她可以理解為顏家還肯認她嗎?

顏怡樂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終究是她給顏家抹黑了。

新房裡的張華涵是又意外又感動,曾經的她冇有外祖家,可今天她卻感受到了外祖家對她的愛護。

特意在今天送上添妝,這是怕她嫁去範家受欺負吧!

張家和範家的結親,本就引人關注,如今加上京城那邊送來的添妝禮,更是引發了轟動,以至於張華涵的出嫁,被青石縣及周邊百姓談論了好久好久

若說範家之前還有因範三公子娶了一個商戶女而不滿的聲音,可當得知京城的王爺王妃都送了添妝禮過來後,這種聲音就再也冇有了。

範老爺範夫人本就讚同這門親事,如今更是滿意了。

張華涵嫁入範家後,恪守本分,和範三公子和和氣氣、有商有量,範老爺範夫人見了,都暗道小兒子有福氣。

在婆家站穩腳跟後,張華涵找了個機會,和範三公子提出想回家看看家人。

範三公子打探過張家的情況,知道妻子惦記的是嶽母,當即就同意了:“許州離青石縣不遠,剛好我看書累了,也要外出采風,正好陪你回去看嶽父嶽母,日後每個月我都陪你回去一次,你看如何?”

張華涵聽了,十分歡喜,感激的看著範三公子:“多謝相公。”

範三公子摟過張華涵的肩膀:“你我夫婦一體,何須如此外道。”

顏怡樂見女兒出嫁後還頻繁的回來看自己,感受到了女兒的關心和惦記,鬱結的心一點一點的開始鬆動。

等到一年後,外孫的出生,顏怡樂抱著懷裡軟乎乎的孩子,想到自己曾經對女兒的不負責,淚水頓時奪眶而出。

“是母親對不起你!”

顏怡樂愧疚的看著張華涵。

張華涵緊握著顏怡樂的手:“不,是母親帶我來的這個世上,也是因為母親,女兒纔有了現在的好日子。”

“母親,女兒現在過得很開心,能時常來陪陪你,如今還有了相公和孩子,女兒知足了。”

“知足”

顏怡樂咀嚼著這兩個字,留下了悔恨的淚水。

“是該知足了。”

她這般不堪,女兒還願意時常來陪她,還願意帶著外孫過來,她是該知足了。

從這以後,張家人驚訝的發現,顏怡樂開始出門走動了,雖和張家還是一副既往的疏離,可卻不再是隱形人了。

等到張華涵長子滿週歲的時候,顏怡樂更是出現在了範家,參加外孫的抓週禮。

三年後,張華涵女兒出生,範三公子也成功考中了舉人,兩人抱著兒子女兒來看顏怡樂。

顏怡樂看著嬌憨可愛的外孫外孫女,聽著他們奶聲奶氣的叫著外祖母,心都要融化了。

這一刻,她忘了所有的煩惱和不如意。

全身心都感到輕鬆的顏怡樂,突然一下就釋然了,對著女兒女婿說道:“你們替我回一趟顏家老家吧!”

說完這話,顏怡樂整個人都鬆懈了下來。

冇有出嫁女不想念家人的,她一直很想再回顏家看看,可是她曾經犯下的錯,讓她冇臉在麵對家人。

女兒和女婿是好的,該回去見見親人的,順便替她這個不孝女儘儘孝。

張華涵詫異的看著顏怡樂。

母親願意主動和顏家來往了?!

顏怡樂逗著懷裡的外孫女,冇有抬頭,繼續說著:“我的祖母,也就是顏家的老祖宗,前兩年因為想念老家,已經被你們大外祖父送回老家了去了。”

“你們是顏家的外孫女外孫女婿,理該回去拜見老祖宗的。”

從張家出來後,張華涵眼眶有些發紅:“母親總算是願意放下過去了。”

兩個月後,張華涵和範三公子進入了顏家村地界,看到了當年威遠王妃為顏氏一族得來的禦賜樓牌。

寒門嫡女到這裡就全部結束了哈!新書預計下個月中旬開,各位書友,下本書再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