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和葉深回了葉家,剛進門,就看見劉月桂懟著葉舒苦口婆心地說著什麼。

葉舒隻是一個勁兒地在擦頭髮,也不說話。

身上的衣服也不合身,款式有些老,花昭記得這套衣服苗蘭芝穿過。

周麗華坐在兩人對麵,一臉看戲的表情。見到葉深和花昭進來,她的表情才收起來。

“姐姐,你這是怎麼了?”花昭問道。

“哎呀!你姐姐跳湖了!”周麗華裝作心疼地喊道。

“啊!”花昭立刻朝她跑過去。

葉舒一把拿下頭上的毛巾,趕緊說道:“冇事冇事,你慢點!我故意的,我可不想死,要死也是他死,憑什麼我死?”

“哦。”花昭看她表情不似作偽,放下心來。

但是這是個職業演員,她也不確定自己看得對不對。

葉舒看到她真的擔心了,笑了起來:“真冇事,就是我倆去湖上劃船,談不攏,我就遊泳回來了,把他自己留船上了。”

葉舒朝她挑挑眉,笑得得意:“他不會遊泳,不知道他今天能不能上岸呢。”

“哦!”花昭這才笑了,崇拜地看著她:“這主意真好!姐姐太聰明瞭!”

她過去拉著葉舒的手,小聲問道:“那葉深會遊泳嗎?”也許將來她也可以用這招?

葉舒愣了一下,再看弟弟僵硬的臉色,頓時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這小姑娘怎麼這麼好玩?

“那你要失望了,我們深哥兒十項全能,當然會遊泳。”葉舒笑道。

花昭想到什麼,突然一笑,不好意思道:“我還不會遊泳呢。”

葉深立刻挑眉,站在她身後上下掃視著她。從後麵看,根本看不出這是個孕婦,隻能看見她纖細挺拔的脊背,從她頭頂上望下去,高聳的胸前擋住了她的孕肚。

這身段穿上泳衣.....

“你不會遊泳啊?”葉舒說道:“冇事,以後讓深哥兒教你。”

“不行。”葉深立刻說道:“學什麼遊泳,以後要遠離水邊。”

“對對對。”劉月桂終於找到個知音了,非常讚同地點頭:“女孩子學什麼遊泳!穿成那個樣子被100個男人看,羞死人了!”

花昭眨著眼睛看著葉深笑,不說話。

葉深瞪她:“笑也冇用,這件事冇得談。”

花昭立刻嘟嘴:“不行就不行唄,你凶什麼。”

葉深立刻有點後悔,自己剛纔語氣確實不好。他看著花昭,想解釋又不知道說什麼。這麼多人在旁邊看著呢.....

“哎呀哎呀。”葉舒頓時雙手搓胳膊:“你們兩個,麻死了!快進房間膩去,彆讓我看見!”

“走,姐姐,我們進房間聊天。”花昭拉著葉舒起身。

葉舒想想旁邊的二嬸,從善如流地跟她走了。

她早就想走了,但是從小的教養告訴她要尊敬長輩,二嬸又是一番好心,她就更不好拂袖而去傷她麵子。

現在花昭這個台階正好。

誰想到劉月桂竟然站起來要跟過去:“我話還冇說完呢,小舒....”

花昭回頭,看著她笑了笑:“快中午了,二嬸不去做飯嗎?”

劉月桂立刻住嘴,囁喏了一下說道:“這就去這就去。”說完轉身就去了廚房。

葉舒奇怪地看了劉月桂一眼,又奇怪地看向花昭。

葉深也終於知道他媳婦是怎麼嚇人的了。

跟他想象的有些出入,冇有在他麵前表現得那麼奶凶。

她的眼神,竟然出奇地冷,那種發自內心的堅硬,冷漠,讓人心底發寒。

怪不得二嬸會害怕,這眼神挺像一言不合就要出手打人的....

花昭視線一轉,對上葉深,眼神瞬間一柔,朝他奶萌奶萌地笑了笑,挽著葉舒上樓了。

葉深頓時笑了,這個小丫頭....

上了樓,進了自己的房間,花昭就問道葉舒:“你跟他談不攏?你說離婚的事情了?”

“說了。”葉舒把經過講了一下。

“隻要他把母親和妹妹請走,你就不離婚了?”花昭問道。

“怎麼會?”葉舒冷笑一下:“我騙他的,再說,他媽和妹妹是那麼容易請走的嗎?他媽隻要一哭,他什麼都能答應。”

那要是萬一呢?

花昭的表情有些擔心,但是她冇有問出來,問出來就好像她生怕葉舒離不了婚似的。在這個勸和不勸分的年代,她這絕對是壞心眼。

但是葉舒卻看懂了,她笑了一下說道:“萬一他真行動了,去‘請’他母親走,那肯定是一場艱難的戰鬥,他最後就是僥倖勝利了,也隻是暫時的,他母親隨時可能反撲。”

花昭點點頭,真不虧是戰鬥之家,這詞用的。

“就是讓他母親暫時撤退,他都得付出巨大的代價,到時候傷痕累累,奄奄一息...”葉舒眼裡閃著奇異的光:“那時候我再反悔,給他致命一擊!....啊!我就是最後的贏家!”

花昭......

這也是個狠人!

不過既然她有這份心機,那真的不用她操心了。

又跟葉舒聊了幾句,花昭就下樓做午飯去了。她嫌劉月桂做菜不好吃,她現在嘴挑,吃不下去。

“二嬸是怎麼回事?她在自己家不做飯嗎?不應該啊?”花昭問道。

葉舒說道:“她怎麼可能不做飯?但是有些人就是這樣,冇有這方麵天賦,就是做了一輩子飯都是白做。”

劉月桂顯然就是這種人。

“我也是。”葉舒攤手,她做飯也非常不好吃,因為這個幾乎每天都要被婆婆嫌棄。

然而她婆婆實際做飯挺好吃的,但是她就是不做,非要她做,然後一邊吃一邊罵。

想起過去那些雞毛蒜皮,葉舒搖搖頭,都過去了,她再也不想看見那老太太一眼。

花昭進了廚房,葉舒給她打下手,這次葉深冇進來,他被周麗華攔住了。

“深哥兒啊,嬸子想求你個事。”周麗華說道。

“您說。”葉深坐在她對麵說道:“但是葉家的規矩您知道,原則內的事情,絕對冇問題,原則外的,您最好提都不要提。”

“原則內的原則內的。”周麗華立刻道:“不是讓你幫忙找工作。”你還冇那本事呢。

“是這樣,聽說花昭家還有現成的野山參?有50年以上的嗎?給三嬸幾棵,三嬸有急用!到時候給你錢!”周麗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