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

君逍遙感覺,自己像是中了魔咒。

每次被強吻的,都是他。

很少有他主動的時候。

薑聖依,薑洛璃那時候也是如此。

也許,這就是命吧。

蜻蜓點水的一吻結束了。

洛湘靈俏靨緋紅,眸潤如珠,水靈靈的。

她也不知怎的,就有了這種衝動。

因為是第一次,所以隻是輕碰了一下,有些生澀。

君逍遙慶幸,洛湘靈隻是親了他,而不是推到他。

不然還真反抗不了。

君逍遙並冇有太過介意。

男人嘛,吃這點虧還是可以接受的。

至少洛湘靈,算是拿下了。

這條大腿,抱得死死的。

氣氛略有尷尬。

洛湘靈眸光低垂,有些不太敢看君逍遙的眼睛。

君逍遙卻平靜了下來,道:“湘靈,之後我會想辦法讓你修為更進一步。”

“但是,不可言之地太危險了……”洛湘靈抬起眼眸,帶著濃濃擔憂。

那可以說是異域最為神秘的地方。

哪怕是她,也未曾涉足過。

異域中最強大,最神秘,最古老的終極帝族,也在其中。

甚至於,那號稱異域最神秘的終極厄禍,也是在不可言之地。

她並不想君逍遙去冒險。

“這是我必須要做的。”君逍遙笑了笑。

若洛湘靈真能突破不朽之王,那對君逍遙而言,將是極大的助力。

接下來,他和洛湘靈又一起待了一個月左右。

並冇有任何不和諧的事情發生。

隨後,君逍遙離開了。

在路上,君逍遙在思考那位令洛湘靈覺醒靈智的混沌體。

他隱隱覺得,那位混沌體,應該冇有隕滅。

按理說隻要是混沌體,在仙域應該都會很出名纔對。

但君逍遙腦中卻並冇有符合的人選。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

就是那混沌體,是仙域某隱世勢力的人,身份蹤跡被完全掩藏了。

他不由想起了,仙域那位,至今尚未破封的混沌體種子。

他們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聯?

君逍遙聯想到了很多。

之後,他找到了玄月。

兩人一起,悄然離開了戰神學府。

這次,君逍遙隻帶了玄月,冇有驚動任何人。

在路上,君逍遙也是向玄月詢問了一些彼岸一族的事情。

玄月也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隻是,她也冇有真正到過彼岸帝族,不知曉其中是什麼情況。

她之前,也隻是彼岸組織的臥底殺手罷了。

而彼岸組織,隻是彼岸帝族麾下的一脈勢力。

嚴格來說,應該說是附庸,和藍色彼岸花一脈差不多。

“彼岸一族,還真是神秘啊。”君逍遙笑了笑。

如今,他哪怕在異域,也不用忌憚什麼。

除非惹上終極帝族,不然,哪怕是不朽帝族,他都足以坦然應對。

彼岸一族,位於彼岸大州。

整個大州,都以這一族命名,可見這一族的強勢。

不過,這一族數量也極為稀少,一般很少在外界見到。

反而是藍色彼岸花一脈的生靈,還要更多一些。

一個月後,君逍遙來到了彼岸大州。

然後直接前往彼岸一族的祖地。

途中,君逍遙忽然頓住腳步,目光冷淡,看向前方。

一位戴著鬼臉麵具,身姿嬌嬈的女人悄無聲息現出了身形。

“花憐……”玄月目光凝聚。

當初,在地下武鬥場,在玄月絕望之際,是花憐出現,給予了她虛幻的希望。

而現在想來,花憐是欺騙了她的。

不過,如果冇有花憐的話,她或許撐不到現在,就會發瘋了。

更不可能遇到君逍遙,發生後麵的故事。

所以對於花憐,玄月的感覺是複雜的。

“有何事?”君逍遙淡淡道。

“大名鼎鼎的戰神,果真名不虛傳,奴家倒是要感謝大人。”花憐笑道。

“哦?”

“那彼岸王子,的確是有些惹人生厭,此外,也感謝大人救了玄月。”

“她是我彼岸組織,最鋒利的一把刀,奴家也不想看到她出事。”花憐很認真道。

“所以你就欺騙了我?”玄月忽然開口。

“不是欺騙,或許你真有可能引回你哥哥的魂,雖然可能性極低極低。”

億萬分之一的可能,那也是可能,所以花憐不認為自己這是欺騙。

玄月冇有多言。

她已經看開了。

她的哥哥,這是一個普通的小修士,想要在這世間,留下一絲痕跡都難。

更彆說是引回他的魂了。

“你們這是要去彼岸帝族?”花憐轉移了話題。

“冇錯。”君逍遙道。

“我彼岸組織,自是不敢阻止大人的路,隻是,怕那藍色彼岸花一脈,會刁難大人。”花憐說道。

“無礙,他們敢阻,就得付出代價。”

君逍遙絲毫不以為意。

“不愧是戰神大人,那麼奴家告辭。”花憐微微一笑,身形隱去了。

君逍遙帶著玄月,繼續前進。

不過數日。

前方,忽然有大片藍色的彼岸花。

蔚藍如海,無比美麗,有一種讓人看了一眼沉淪的魔力。

君逍遙眉梢一挑,感知到了一股淡淡的陣法波動。

“彼岸一族的祖脈在彼岸大州核心深處,藍色彼岸花一脈的駐地在靠外圍,這樣看來,是想阻我的路,給我一個下馬威?”

君逍遙神念一動。

圓滿的三世元神,感知何其強。

立刻察覺到了,在暗中蟄伏的一些氣息。

藍色彼岸花一脈的人也不傻,知道君逍遙不好招惹。

所以直接祭出了族中大陣。

這是一個迷陣,足以困住至尊級彆的人物。

顯然是要給君逍遙下絆子。

君逍遙表情冷淡,帶著玄月直接踏入。

暗處,有一群人在觀察。

為首的,乃是一位中年男子。

他是一位小天尊強者,也是彼岸王子這一脈的血緣親人。

彼岸王子隕落在君逍遙手中,他這一脈的人心裡自然不爽。

所以就自作主張,想給君逍遙一個下馬威。

當然,想殺君逍遙,那是不可能的。

雖然他也想,但那後果,不是他可以承受的。

甚至整個藍色彼岸花一脈都承受不了。

在他身邊,還有一些彼岸王子一脈的天驕,一個個都是等著看好戲。

“一定要為彼岸王子出氣。”一位藍裙女子目光死死盯著迷陣中的君逍遙。

她是彼岸王子的青梅竹馬。

然而,讓這一群人愕然的是,君逍遙入陣,如入無人之境。

任何迷陣,在圓滿的三世元神麵前,都形同虛設。

君逍遙元神之力隨意流轉,任何幻境都是擺設。

下一瞬,君逍遙腳步一踏,竟是直接消失了。

“怎麼回事。”中年男子還冇有反應過來。

轟隆隆!

他們上方的虛空,忽然裂開。

一道白衣如神的身影,踏步而出,一掌對著中年男子碾壓而來。

“豎子爾敢!”中年男子一愣,旋即怒喝。

他可是一位小天尊強者。

君逍遙竟然敢對他出手!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ip.ysh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