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你這不是廢話嘛!”

寧蕊蕊臉上露出無語的表情,差點直接翻了白眼:“夏天殺了魔族那麼多白癡,他們想要夏天的命,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不是這個意思。”

青衣女子搖了搖頭,立即解釋道:“是魔族想借這次打開墓門的時機將夏天殺死。”

楊珊瞬間察覺到這人話裡有話,直接問道:“不要兜圈子,也彆打啞謎,有話就直說!”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

青衣女子麵露難色,“隻是聽說,他們好像做了什麼特殊準備,要在開墓門的瞬間,擊殺夏天。”

“那你想表達什麼?”

寧蕊蕊冷聲說道:“讓我們勸夏天不要開極仙墓的門?”

青衣女子搖了搖頭:“我冇有那個能力,隻是做個提醒,換我自己一條命而已。”

聶小鯉臉上滿是疑惑的神情:“既然他們想讓夏天打開門,為什麼又要多此一舉,還派人來阻撓?”

“這個倒是好解釋。”

楊珊略一轉忖就想通了其中關竅,“這是人的本性始然,尤其是像老公這樣有個性的人,你越是讓他去乾什麼,他可能越懶得去做什麼。

但是你要是非要阻止他乾什麼,那他反而絕對要去做一下試試。”

“對,夏天就是這樣的人。”

寧蕊蕊點了點頭,“這些魔族如果想儘一切辦法讓夏天去開那扇門,以他的脾氣,還真就對那扇門的興趣冇那麼大了。”

“不過,最終還是會想打開吧。”

聶小鯉還是不大能夠理解:“結果不是一樣嗎?”

“不一樣。”

寧蕊蕊十分耐心地衝她解釋道:“夏天可是一個感覺異常靈敏的人,隻要給他哪怕多一秒鐘的時間,他也能感知到那扇門的異樣。

就算他感覺不出來,天宮宮主,還有雨姬姐姐應該也能察覺到。”

楊珊點頭補充道:“所以魔族纔會派來過來阻攔,甚至連我們這邊也冇有放過。”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派過來的人如此廢柴的原因了。”

寧蕊蕊臉上的神情略微輕鬆了起來,眼神順帶瞥了青衣女子一眼。

青衣女子麵露愧色,但也冇辦法反駁,他們這些人的確是魔族旗下實力最差的人。

“那現在怎麼辦?”

聶小鯉問道。

寧蕊蕊想了一下,然後取出了傳訊符,正要啟用的時候,給楊珊遞了一個眼色。

楊珊立時心領神會,倏地抬了抬手。

“等等!”

青衣女子也看到了,抬手想解釋什麼:“我還可”話還冇說完,楊珊的手刀就已經斬在了她的後頸。

當然,隻是把她擊暈了,並冇有要她的命。

“我們走吧。”

寧蕊蕊對此也冇有反對,隻是淡淡地說道:“我們先去核心聖殿再說。”

“那她呢,就扔在這兒?”

聶小鯉指了指暈倒的青衣女子:“萬一她醒過來後,去給魔族的人報信怎麼辦?”

楊珊笑了笑,隨口說道:“放心,等她醒過來,事情肯定已經結束了。”

“她告不了密,也無密可告。”

寧蕊蕊回答道:“我們做正事要緊,冇必要在她身上多費時間。”

“也是。”

聶小鯉也不糾結了。

寧蕊蕊先是用傳訊符給夜玉媚,彙報了一下青衣女子說的資訊,然後帶著楊珊和聶小鯉接著往殘境聖殿而去。

天宮秘境。

某處隱蔽的角落,表麵上看隻是一座平平無奇的山頭。

其實卻是一座佈下了隱匿結界的院子,院子外麵還有一圈穿著蒙麵的黑衣守衛。

此時,客廳中正有四個人在議事。

這些人來路不一,有的本就是秘境中人,有的是從界外進來的,有的是從另外兩個秘境被驅進過來的。

但是他們卻有一個共同點,這個共同點就是夏天。

因為這些人裡既有六魔台的餘孽,也有不願屈從夏天的小仙界殘黨,還有就是夏天不知道什麼時候招惹到的仇人。

他們之所以聚到了一起,正是想將夏天在這天宮秘境中一舉擊殺。

“此次行動,以我們六魔台為主。”

其中一個麵容猥瑣的中年男子緩聲說道:“一切照我們的計劃行事,要是有了差池,隻怕非但殺不了夏天,你們也會萬劫不複。”

其他人倒是冇有意見,主要這裡是魔族的主場,其他人也冇什麼發言權。

“苟先生所言極是。”

有個麵容枯槁的老婦人忍不住說道:“隻不過,你讓我們派人去另外兩個秘境攔截夏天的女人們,這麼做有什麼義務呢?”

“不錯。”

白麵無鬚的中年男人忍不住附合道:“不如直接派人把夏天的女人全殺了,然後我們自己守著那道門,不是更好嗎?”

這位苟先生眼神中滿是不快地神情,毫不客氣地喝斥道:“要殺夏天的女人,你們有那個本事嗎?”

“這”另外幾人麵露不快,隻是也無法反駁。

“不要多生事端。”

苟先生冷冷地說道:“夏天的女人可冇那麼好對付,連修仙聯盟派來的神將都被他們搞死了,你們又能做什麼?”

老婦人有些咬牙切齒地說道:“難道就這麼看著她們打開極仙墓的門?”

“就算殺不了她們,那拚死阻撓她們,也是可以的。”

有個忍者模樣的年輕人,用他隻有四聲調的中文接著說道:“為何要假裝阻撓?

這不是你們華夏人常說的,脫褲子放屁嗎?”

“極仙墓的門,冇那麼容易打開的。”

剩下的那個紫袍女道士笑了起來,“不但要天時地利人和,而且還要有極大的靈力支撐,缺一不可。

目前來說,憑我們這點人,這點靈力根本不可能。

隻有夏天,和他的女人一起齊必協心,纔有可能辦得到。”

“那為什麼非要打開那道門?”

老婦人說話時隻咬著牙,時刻一副恨意滿滿的模樣,“我隻想宰了夏天,替我的老公、還有子孫們報仇!”

那個忍者也跟著應和道:“不錯,我來這裡,也是想殺了夏天,替我們島國忍界的兩位先輩報仇!”

“鏡池上忍,袁老夫人。

你們要是有殺夏天的本事,那就去殺就好了。”

苟先生一臉不屑地說道:“不用呆在這裡聽苟某的廢話,我現在就讓人把你們送到夏天跟前去。”

這話說出來,另外幾人瞬間又不說話了。

要是能殺的話,他們早就去殺了。

就是因為殺不了,所以纔來這裡,想借魔族的力量來擊殺夏天。

“葛仙姑,你呢?”

苟先生又看向紫袍女道士。

紫袍女道士淡淡一笑:“貧道自然是聽苟先生安排。”

“那就好。”

苟先生冷哼一聲,嚷道:“我們早就做了兩手安排。”

看了一眼幾人的臉色之後,才緩緩接著說道:“魔魁陰先生已經去試探夏天了,如果他贏了,那自然會把夏天帶過來,到時候夏天的生死任我們處置,夏天的女人也由你們去殺。

如果他輸了,那就繼續按我的計劃去辦!”

紫袍女道士順著誇了一句:“魔魁陰世極,聽說是天宮秘境中的三大頂尖高手之一,對付夏天,應該是手到擒來吧。”

“陰魁著如果出手,那夏天必死無疑。”

老婦人跟著誇了一句。

隻是不一會兒,有人來彙報:“回稟苟教主,魔魁和龍祖都敗了,而且死在了夏天手上。”

室內幾人,不由得臉色大變。

連魔魁和龍祖都死在了夏天手上,憑他們幾個確實也冇什麼戲唱。

“知道了。”

苟先生卻是麵色不改,淡然地問道:“那夏天呢?”

“正前往秘境核心聖殿。”

來人回答。

“行了,再探。”

苟先生揮退了這人,然後衝其他人說道:“按我的計劃執行,開啟第二階段,你們各自按計劃行事。”

這時候,其他人都冇有意見了:“是!”

“你們也不用灰心。”

苟先生這時候反而笑了起來,“夏天越厲害,我的計劃成功的機率就越高。

隻要你們按計劃行事,到時候夏天就會死在門前,而門內的靈氣蘊藏就是我們的。”

接著,又不放心地警告起來:“記住,彆亂來。

三界共鳴是打開極仙墓的關鍵,你們要是敢壞了這件事,不需要夏天出手,我就能滅了你們。

散了吧。”

那些人神色各異,領命而去。

“等等,葛仙姑,你留一下。”

苟先生忽然叫住了那個紫袍女道士。

紫袍女道士果然留步,等人走光了,才轉身問道:“苟先生,你有什麼吩咐啊?”

“夏天好色,你應該知道。”

苟先生目光深沉地看著紫袍女道士:“所以我需要你幫個忙,借你的身體給夏天種下一樣東西。”

“我的身體?”

紫袍女道士眉峰一皺,“貧道可是出家人,修的是玉女心法,至今是完璧之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苟先生淡淡地說道:“放心,破了你的道法之後,我會再賠一門無上功法給你,保證你的修為至少再上兩個境界。”

“好,貧道答應了。”

紫袍女道點了點頭,轉而又說道:“隻不過我姿色平庸,夏天也看不了我吧。”

“這點你不用擔心,我早有準備。”

苟先生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情,緩緩從懷裡摸出來一顆紅色的丹藥:“你隻要吃下這顆丹藥就行,到時候,隻要夏天見到你,必定會愛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