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天任職,整個下午秦風都是陪著沐晗在學校中度過。

晚上回到家時,沐清雪早已經在家等候。

吳媽今天也出奇的回去得早,不過飯菜早已準備完畢。

沐清雪穿著私服,看起來很純欲,哪怕是身為妹妹的沐晗見了,也不得不打趣一句:“姐,你今天不對勁啊,怎麼穿成這樣了?”

“可能我心情比較好吧!”

對於沐清雪來說,她心情的確是好。

雖然今晚這頓飯是跟秦風的散夥飯,不過在昨晚上,她已經得到了秦風的人。

隻要是想到這點,她就很開心了。

“怎麼,公司那邊有什麼好訊息了?”

“哎呀,小孩子怎麼那麼多問題,快吃飯!”

沐清雪賢惠的給兩人盛了飯,然後又開了酒。

“晗晗,昨天的事情,是我的不對,我給你道個歉!”

沐清雪不提還好,沐晗都差不多快忘了。

她這一提,沐晗這纔想起來,自己可還生著氣呢。

見沐晗不說話,沐清雪又趕緊離開座位,來到了她的旁邊,摟著脖子,親昵的哄道:“哎喲,彆生氣了嘛!”

“千錯萬錯,都是姐姐的錯,對不起嘛!”

“你彆跟我說對不起,你對不起的是人家秦風!”

“我......”

沐清雪看了一眼秦風,果然,妹妹還是在為秦風著想。

“我已經給秦風道過歉了,就差你了!”

“真的嗎?”

沐晗愣了愣道;“什麼時候道的歉?”

“就昨晚!”

她半信半疑的看向秦風,見秦風點頭確認,這纔是勉勉強強的將酒喝掉。

“那行吧,這次就算了!”

“不過我真的拜托你,千萬不要再被那種人騙了行不行?”

“連我都看出來他不像是什麼好人了,真虧你還能跟他相處得下去!”

“好嘛好嘛,咱們不提他了!”

沐清雪現在滿腦子都是秦風,對於這之外的事情,她暫時不去想。

今晚這頓飯,對於沐晗來說,多半就是姐姐為了道歉而已。

但實際上,卻是沐清雪給秦風道彆。

“不行了,昨天冇休息好,你們聊,我回屋睡覺了!”

昨晚林夕老是踢被子,給她弄醒了好幾次。

見沐晗回了房間,沐清雪纔是媚眼含情的將一張銀行卡拿了出來。

“這裡麵是你的薪水,一共二十萬!”

“至於之前的那幾萬塊錢,就當做你表現不錯的獎勵了!”

本來沐晗是想直接給秦風一百萬的。

但一想到他的性子,給多他肯定不會收,所以還是隻給了他應得的部分。

“謝了!”

該拿的錢,秦風爽快收下。

但是在手剛觸碰到銀行卡時,沐清雪卻主動抓住了他的手。

“能告訴我,你訂婚之後要去哪兒嗎?”

“暫時還冇想好!”

搖搖頭,秦風收回手來到:“有可能是山城,也有可能是其他地方!”

“那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

“你說!”

“在你離開南源之前,讓我送送你!”

“可以倒是可以,不過那樣你不會覺得難受嗎?”

秦風看得比較開,所以情緒上自然要比沐清雪輕鬆一些。

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而每一次的分彆都是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

“比起難受,我更希望親自送你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