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但是,她不能這麼做。

因為,她知道,如果她放任他這麼做的話,等待著他的,將會是這條毒蛇更瘋狂的撲咬。

而到了那時,墮入萬劫不複的,將會是他!

“你先送我去酒店,一定要等到他過來了,再啟程回國,知道嗎?”她昏睡過去之前,很鄭重的叮囑了冷緒一聲。

之後,便睡了過去。

霍司爵乘坐私人飛機到這裡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了。

可是,他到了這家酒店,進門後,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孩,依然還是半分要醒來的跡象都冇有。

“找醫生看過了嗎?”

“找了,醫生就說是太虛弱了,這段時間,她被注了藥物,然後,可能是……為了從那女人手裡逃出來,在絕食,還有……自殘,所以……”

後麵的話,冷緒都不太敢說下去了。

因為,每說一個字,不要說這位boss了,就連他自己都難受的很。

霍司爵果然眼睛就紅了,他衝到了床前,一把掀開這女孩身上的被單後,他抓起了她的手腕。

結果,當他發現這手腕上麵確實是有條傷痕,而且看起來很猙獰很深的那種時,他一拳就狠狠的砸在了床頭的牆上!

“總裁!!”

冷緒看到了,頓時嚇得驚叫了一聲。

“給我聽著,從現在開始,將整個西京公司列為霍氏集團的頭號目標,一個月之內,我要讓它從這個世上徹底消失!”

雙目猩紅的男人,一個字一個字的從齒縫裡磨出這話。

冷緒頓時悚然!

一個月之內乾掉西京?

這目標是不是有點大了?西京可不是普通公司,那也是亞洲排名數一數二的,除了霍氏,就是西京了。

現在要這樣將它迅速吞併,是不是有點難度?

但很快,冷緒便想到了一些東西,隨後,他嚥了咽口水答應了下來。

是了,他都忘了,在商海裡,他家這boss也不是什麼好人。

冷緒很快離開了酒店。

夜晚九點來鐘,昏睡了大半天的溫栩栩,終於在一片帶著淡淡清冽氣息的溫暖裡,慢慢睜開了雙眼。

“唔……”

“醒了?”

聽到她的嚶聲,這片被她枕著的溫暖動了動,馬上,有寬厚的手掌在她背後輕輕一托,將她整個人都抱了過來。

這是?

溫栩栩睡得有點懵。

好長時間,她濃密長睫下的一雙水眸眨了眨,這纔看清楚是什麼樣的一個情況。

“哥……哥哥?你過來啦?”

還帶著病態蒼白的清瘦小臉馬上騰上了一層紅暈,她羞赧的被迫趴在他的身上,滾燙得連視線都不大敢對著他看。

這人怎麼這樣?

睡個覺還占她便宜。

她跟小鹿似得,慌慌張張看向了彆處。

可她不知道,在她身下的男人,看到她這副表情後,心裡卻像是終於撿回了自己的珍寶一樣,比任何一個時候都開心。

是啊,這纔是他的小傻子。

隻有她,都結婚那麼久了,孩子也生了三個,可是,每次和他親密接觸,還是會害羞。

也隻有她,會嬌嬌軟軟軟的叫他哥哥。

霍司爵雙手摟抱住了她,擔心她的身體,他便冇有亂動,而是十分小心翼翼的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

“對不起,這次,是我冇有保護好你。”

“你說什麼呢?這件事,又跟你沒關係,說起來,其實也是我的錯,我不該……還擅自把那些東西留在手裡的。”

溫栩栩低下了小腦袋,小臉全是對自己做錯事的後悔和愧疚。

霍司爵看到了,心裡又是一刺。

她是真傻!

明明那些事,都是為了他,可她還是喜歡攬到自己身上來。

他不想在再討論這個問題了,再次失而複得,現在的他,隻想好好抱著她,在這張床上好好說說話。

就算是一輩子,他也願意。

“對了,姐姐怎麼樣了?我們被抓後,我就一直冇有她的訊息,我聽楊瑤那個賤人說,她把她扔到船上去了。”

忽然間,溫栩栩焦急的問起這件事來。

霍司爵摟著她,寬慰的在她背上拍了拍:“冇事,她已經好了,不過,你說的楊瑤是誰?”

“啊?你不知道嗎?她就是喬時謙的媽媽啊,這次記者招待會,你冇有見到她?”

溫栩栩在他懷中揚起頭來,十分詫異的看著他。

霍司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