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203章大將軍怎麼到這裡來了!?

秦始皇聽著這話,神色微動,說到,

“爹知道你之前也是這麼說的,可是今日不同往日。”

“爹這些日子也看到了,始皇帝似乎有些急躁了。”

“尤其是對邊疆各地,加強了征辟勞役,百姓也有些疲敝了。”

“就好像這次遇襲,百姓冇有一個為大軍報信的,就是明證。”

聽到這話,一旁的趙高頓時一愣。

這不是剛剛公子扶蘇說的話嗎?

秦始皇這時候看著趙浪,他想聽聽趙浪會怎麼說。

趙浪微微皺起了眉頭,說到,

“爹,你說的這的確是實情。”

趙浪通過農家的渠道知道,不隻是雲中郡和遼東,其他的各郡,都有不同的征辟。

多是修築水渠,維護直道,還有修築長城的。

其實這些政策都是善政,可一急,就變成壞事了。

聽到趙浪也讚同,秦始皇的眼色微微黯淡了些,他原本以為趙浪會明白他的誌向,卻冇想到,唉

但這時候,趙浪就接著說到,

“可爹啊,你要是隻看著這一地,和這一時,那就格局就小了!”

聽到這話,秦始皇的眼睛頓時猛的一亮,趙浪繼續說到,

“爹,邊疆的百姓受苦,是為了腹地的百姓不受苦!”

“如今的百姓受苦,是為了以後的百姓不受苦!”

“做事情,目光要放的寬一些,看得長遠一些。”

“這個道理,您以後如果做了皇帝,可要知道啊!”

趙浪苦口婆心的說到。

以後要真有那麼一天,自家坐了天下。

他爹當了皇帝,卻連這點都看不透,那這天下也坐不長久。

聽到這些,秦始皇的身體猛然一晃,還好被趙高一把扶住。

此時,秦始皇微微閉了下眼睛,整個身體都在顫抖。

這天下,有人知他!

有人懂他!

他不孤啊!

趙浪這時候也發現了異常,連忙問道,

“爹,您怎麼了?您彆往心裡去啊,我不是在說您!“

趙浪以為自己戳了對方的痛處,也是,好幾十歲的人了,被自己兒子這麼當麵教訓,這麵子上哪裡過得去。

好在一旁的趙高懂自家陛下的心思,幫著掩飾道,

“阿浪啊,你爹他最近身體有些不好,生意又忙得很,加上車馬勞頓,所以有些疲乏。”

趙浪頓時臉色一肅,他現在可還得靠著便宜老爹啊。

土豆還冇有鋪滿遼東。

鹽也才一個鹽場。

商隊也纔剛剛組建!

船隊也纔有個雛形!

水泥也可是花大錢的!

這爹可不能倒下!

於是連聲問道,

“爹!您哪裡不舒服啊!這生意要緊,可身體更重要啊!”

秦始皇這時候才緩緩睜開眼睛,然後笑著說到,

“爹年輕的時候落下了些老毛病,無妨。”

趙浪勸道,

“爹啊,不舒服咱們還是要看醫師。”

趙高這時候接著回到,

“阿浪說的是,隻是周圍的醫師也請了不少,卻不見效果。”

宮廷裡的醫師早就都給看過了,卻都束手無策,這些人連秦始皇出了什麼問題都說不清楚。

聽到這話,趙浪頓時微微皺眉,這看來還不是小病,說到,

“孩兒在遼東遇到了一個極好的醫師,這就把他請回來!”

“給您看看!”

秦始皇這時候給了趙高一個多事的眼神,擺擺手說到,

“罷了,爹還撐得住。”

趙浪這時候卻很乾脆的說到,

“爹,這事兒你聽我的就是了。”

秦始皇笑了一下,也不再勉強,而是繼續說到,

“浪兒,你剛剛雖然說了這始皇帝的遠見,可如果六國遺族藉此生事,恐怕我們也要早做準備啊。”

趙浪無所謂的搖搖頭,說到,

“爹,我在遼東已經和六國遺族打過交道了。”

“這些人已經不是以前的六國王族了,多是些手段低劣的妄想之徒。”

“有始皇帝壓著,他們不敢出來蹦躂。”

看著趙浪這麼篤定的樣子,秦始皇說到,

“浪兒,爹看你這樣,始皇帝不死,你是絕不會起事了?”

趙浪極為肯定的點點頭,

“始皇不死,孩兒肯定不反。”

“其實始皇帝活著也挺好的,爹,咱們噹噹富家翁也不錯啊。”

每天吃喝玩樂,左擁右抱,他不香嗎?

乾嘛要乾這,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的事情。

秦始皇這時候卻說了一句,

“大丈夫,怎麼如此冇有膽氣?”

趙浪不以為然的說到,

“爹啊,和始皇帝硬碰,那不叫膽氣,那叫傻氣。”

秦始皇笑著搖搖頭,突然,他心中一動,說到,

“可浪兒,如果有天你必須和始皇帝硬碰呢?”

趙浪大咧咧的說到,

“爹,你放心吧,我不會的。”

好歹知道些大概的曆史走向,趙浪纔不會自己一頭撞上去。

秦始皇這時候淡淡的說到,

“倘若哪天,爹我被始皇帝抓了呢?”

趙浪霎時一驚,連聲說到,

“爹啊!所以我讓您一定要小心,謹慎啊!”

秦始皇看到趙浪這模樣,反而覺得有趣了,說到,

“浪兒,這世上的事,哪有這麼一定的?萬一呢?”

趙浪頓時皺起了眉頭,似乎極為糾結。

秦始皇饒有趣味的看著他,想看看他會怎麼選。

好一會兒之後,趙浪才說到,

“爹,那你放心去吧,我保證到時候多娶幾個媳婦兒,為在咱們老趙家多多開枝散葉。”

秦始皇頓時眼睛一瞪,抬起手說到,

“我打死你這臭小子!”

趙浪立馬護住了頭,連聲說到,

“哎哎哎!爹,您小心自己的身子!”

好一會兒,兩人才停了下來。

趙浪這時候看了眼日頭,他快要回去應到了,秦法可是很嚴的。

“爹,我這就要回去了,還有些事情,我明日再和您說!”

趙浪手裡的食鹽提純法,和馬鐙,馬蹄鐵也正好給出去。

諸葛連弩他還要考慮,考慮。

秦始皇也不阻攔,笑著說到,

“好,爹明日午後,還在這裡等你。”

趙浪點點頭,說到,

“趙叔,勞煩您照顧好我爹,明日見。”

說完就要帶著喜離開,他就算要把喜放回去,也不可能就這麼讓人走了。

隻是才上馬,突然,不遠處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趙浪不由的看過去,頓時臉色一白,

“大將軍怎麼到這裡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