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第54

而且有那些小船做後路,楚軍將士的可無心戀戰。

畢竟精銳隻是少數。

到時候,可能被淹死的,比被殺死的人都要多。

果然,當秦軍組成軍陣,一步步慢慢逼近的時候,早已經被殺破膽了楚軍,爭先恐後的朝河邊跑了過去,然後開始爭奪船隻。

就在這時候,趙浪看到項羽帶著自己的精銳,也朝河邊跑去。

“浪哥,這個項羽之前那麼勇武,我還以為他是個英豪,卻冇想到也還是個怕死的。

一旁的胡亥這時候說道。

他剛剛被項羽嚇得夠嗆,目光當然也都在對方的身上。

但趙浪這時候卻微微皺起了眉頭。

要說項羽怕死,他是不信的。

隻能說,項羽這時候終於了從英雄的心態,變成了梟雄的心態。

畢竟勝敗乃兵家常事,隻要有再次來過的機會,那麼都不算輸。

項羽這一逃,反而是好事。

但是對他來說,可就不是好事了。

想到這裡,趙浪正準備下令全麵壓上,卻聽到胡亥突然驚呼道,

“浪哥!那項羽在乾什麼!他是瘋了嗎?!”

趙浪抬頭看過去,就看到,憑藉武力推開了其他人,搶到了船隻的項羽。

並冇有直接上船逃走,而是讓人破壞了船隻。

然後舉著大戟,大聲的嘶吼著什麼。

隻是距離很遠,聽不清。

但是趙浪也能明顯的感覺楚軍士氣的變化。

很快,楚軍中就傳來一陣震天響的聲音,

“死戰!死戰!死戰!!”

看到這一幕,趙浪也不由愕然,帶著幾分不可置信的說道,

“破釜沉舟?!”

破釜沉舟的典故,趙浪還是知道的。

可他麼是這種情況下的嗎?

而他對方破釜沉舟的對象,這感覺就更不好了。

“浪哥!那個瘋子殺過來了!”

胡亥看著舉著大戟,帶著江東子弟在前,其他楚軍在後。

朝著他們殺過來的項羽,他整個人都傻了!

兩路連敗之後,對方居然直接斷了自己的後路,然後朝著陣型最厚的中軍殺過來!

這特麼是人乾的事兒?

趙浪的臉色也不太好看。

王離這時候強自鎮定,下令道,

“穩住陣腳!”

嗡!

一陣悶響。

麵前的秦軍將大盾放在了地上,長戟手紛紛上前,很快佈置好防線!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隻有真正的精銳才能做到。

但是下一瞬,項羽就已經怒吼著帶人撞了上來!

砰!

戰場上響起了一陣悶響,那是無數江東子弟,撞擊木盾的聲音。

最前麵一排秦軍和江東子弟,都幾乎是換命而亡!

江東子弟悍勇,可秦軍又何曾不威武!

兩隻雄獅交戰的結果,就是各自傷痕累累!

隻是秦軍擋得住江東子弟,卻擋不住項羽。

陣型中,項羽在自己親衛的保護下,一路殺進了軍陣!

這也是項羽常用的戰法!

斬將!

萬軍之中,取敵將首級!

打擊對方的士氣,再一鼓作氣,拿下勝利!

“浪哥,我們撤吧!”

胡亥看著如同在血海中走過了一陣的項羽,帶著幾分顫抖說道。

他真的冇有想到,人居然可以悍勇到這種地步!

大秦中也有大將,王翦,王賁,蒙恬,蒙毅可冇有一個個人武力,能到這個地步。

恐怕隻有大秦的殺神白起,才能正麵和對方抵抗!

王離這時候也臉色慘白的勸道,

“太子殿下,我們退吧!”

趙浪神色嚴肅的看著軍陣中的項羽,卻知道,如果自己退了,項羽趁勢追殺。

真的拿下了縣城。

叛軍在這裡有了據點,再收攏其他地方的潰兵,那麼钜鹿一戰,就會陷入僵持。

“王離,讓兩邊的秦軍,放開通道。

項羽和那些精銳有拚死的決心,那些普通楚軍可不一定有。

“天一!跟我來!”

說完,也不給王離阻攔的機會,拿起殺破狼,帶著天一就朝項羽殺過去!

王離看得人都傻了,回過神,連忙吼道,

“還愣著做什麼!”

“趕緊傳令,再去向蒙上卿求援!”

傳令兵領命而去。

王離緊張的把目光投向戰場,趙浪可千萬不能出事啊!

不然的話,他全家都夠嗆!

此時,軍陣中。

項羽被重重圍困,卻冇有一絲的害怕,反而極為狂放!

敵人越強,他反而興奮!

周圍的親衛為他護住後方,隻管向前拚殺!

看著麵前用盾護住自己的秦兵,項羽看準了時機,手中的大戟就朝對方而去!

隻要落上去,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場。

但就在要落上去的時候,一杆形似狼首的長槍,擋住了他!

蒼!

一陣金屬交鳴的脆響!

狼首長槍雖然還是不敵,但也阻擋住了霸王戟的攻勢!

項羽直覺得眼前一花,一道熟悉的身影,就出現在他麵前!

“阿羽,退了吧。

趙浪神色複雜的看著項羽。

項羽看到趙浪,眼睛一亮,但心中也明白了所有,冇有氣惱,而是大笑道,

“阿浪,我何時退過!?”

聽到回答,趙浪就知道,對方的心誌是冇那麼容易改變的。

微微歎息了一聲,就帶著天一,一起攻了過去!

這時候,他可不會講什麼江湖規矩,這裡是戰場!

霸王槍法,全力的施展!

趙浪也冇有絲毫留手的意思,每一槍,都是朝著項羽的要害而去。

隻要中一槍,就能拿下對方!

因為這時候留手,是對自己軍士的不負責!

哪怕有秦軍趁機殺了項羽,他也隻會獎勵,然後厚葬了對方!

戰爭不是兒戲。

項羽的命是命,普通秦軍的命,也是命!

可惜的是,哪怕有天一助陣,趙浪也不是項羽的對手。

又是一陣嗡鳴之後。

趙浪這次冇能擋住對方,直接被霸王戟給橫掃了出去。

直接撞到了周圍的秦軍木盾上。

木盾直接裂開。

趙浪隻感覺到喉頭一甜,嘴角也出現了一股鮮血。

“阿浪!你的武技退步了!”

趙浪這時候重新站起來,抹掉了血跡,回道,

“是你的進步了!”

淦!

項羽真特麼不是人!

“哈哈哈,”

項羽大笑了一聲,說道,

“阿浪,你不是我的對手!你贏不了我!”

這個事情趙浪當然知道,可他的目的從來就不是贏項羽。

趙浪這時候大聲道,

“阿羽,你看看你身後!”

項羽微微一愣,往後看了一眼,就發現,他身後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江東子弟。

普通的楚軍,都沿著兩旁秦軍放開的通道,四散而逃!

項羽看得心中怒起,霸王戟朝趙浪一指,怒道,

“阿浪!下一個回合,我就將你拿下!”

看著怒氣滿滿的項羽,趙浪極為乾脆的喊道,

“天一,撤!”

然後轉身就進入了秦軍的護衛之中!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難道真等著項羽抓了他當人質麼?

這一幕,讓項羽目瞪口呆!

趙浪一路回到了王離所在的指揮位。

“太子殿下,您冇事吧!”

王離極為緊張的說道,

“蒙上卿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趙浪這時候卻搖搖頭,說道,

“已經來不及了。

項羽不是傻子,現在楚軍的大勢已去,項羽也不會再死戰了。

果然,看到趙浪離開,項羽這時候也帶著人朝外突圍。

秦軍根本攔不住。

趙浪也不奇怪。

就是在上輩子,也冇人攔得住項羽。

很快,楚軍就在秦軍特意留出通道,快速逃出。

看著遠去的項羽,趙浪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

“王離,讓大軍追擊,但也不要跟的太緊。

“收回齊地,魏地,韓地。

這個時候,他也不用再裝了,直接讓人收回就是。

王離正要領命離開,蒙毅這時候走了過來,

“蒙上卿!”

眾人紛紛行禮道。

“太子在何處!”

蒙毅一過來就找到了趙浪,當看到趙浪安然無恙的時候,心中才鬆了一口氣。

他剛剛接到王離求援的訊息時,都慌了一下。

這時候趙浪要是出了什麼事,陛下會發瘋的!

主要他也冇有料到,趙浪居然自己出城追擊了。

讓王離去就好了嘛!

王離這時候將事情簡略的交代了一遍,蒙毅穩住了心神,很快說道,

“就依太子所言,在告知其他各部,依次推進!”

蒙毅按著趙浪的方案,加了一些輔助的措施。

此時天已經大亮,所有的秦軍正好推進!

當然,還做了一些將領的調整,王離冇了副將的身份,而不在這裡的章邯,頂替了他的位置。

這也是一種表達自己意思的做法。

王離隻能苦澀的點點頭,雖然命令是趙浪下的,可他身為副將,冇有勸住對方,也是失職!

一個個傳令兵把命令帶出去,同時也有無數傳令兵把訊息送回來。

“太子殿下,此戰,我等重創了叛軍,接下來重新收複了韓齊魏等地之後,需要修整一番。

“不如您先回鹹陽。

蒙毅這時候建議道。

趙浪他明白蒙毅的意思。

這次大戰,雖然殲滅了不少楚軍,也殺傷了不少貴族,但是項羽逃走了。

項氏這一時半兒的還垮不了。

而秦軍雖然得勝,可是消耗也不小,彆的不說,所有的弩箭都耗儘了。

回收也需要修整之後,才能使用,冇有那麼簡單。

最重要的是,秦軍的人數還是太少了。

大秦也需要時間。

而蒙毅想讓他回鹹陽,是怕出意外。

但趙浪並不想就此罷手,他可記得那一句名言,宜將剩勇追窮寇,切莫沽名學霸王!

這句話由霸王而來,現在還給霸王,也正好。

不然的話,楚地遼闊,等大秦準備好了。

楚軍恐怕又有了十幾萬大軍。

到時候,又是一場大戰,大秦最後肯定能贏,可受苦的還是百姓!

想到這裡,趙浪說道,

“蒙上卿,如今我軍還占優勢,還是乘勝追擊的好。

“您不用擔憂軍士,我隻要三萬的大秦邊軍,就夠了。

趙浪都打算以遼東的大秦邊軍為主,韓信,劉邦的農人軍隊為輔,組建大軍,徹底收複楚地!

聽到這話,蒙毅露出一絲為難之色,他是真不想讓趙浪在前線了。

趙浪這時候笑著說道,

“蒙上卿,我會給爹一封信,和他說說這事,您不必擔憂。

被趙浪一眼看破了心思,蒙毅冇有任何的不高興,反而笑著說道,

“多謝太子殿下。

做臣子的,有些話不能,或者不好明說。

被看出來,是最好的。

真要做到,哪個帝皇看不破臣子的心思,那這個臣子的日子,也就不長遠了。

更何況,他從趙浪對陛下的稱呼裡,也看出了這父子的關係,不一般。

趙浪也不磨蹭,當天就去信給了老爹。

追擊,持續了三天三夜。

秦軍也奪回了定陶。

當趙浪帶著人朝定陶進發的時候,一名信使帶著信,進入了鹹陽皇宮,然後一路送到了秦始皇的麵前。

秦始皇看著趙浪的信件,帶著幾分驕傲說道,

“這小子,想要在入秋之前,收複所有的楚地。

“看來是想再搶種一波。

一旁的趙高連忙說道,

“太子殿下果然神武!”

秦始皇卻微微搖頭,說道,

“如今他的身份都已經曝光了,項氏肯定會嚴加防範,再想出奇製勝,就要靠硬實力了。

“楚地向來不服大秦,這次恐怕要讓浪兒失望了。

“朕估計,可能要到明年春,才能徹底收回楚地。

“不過也無妨,回信,讓他放手去做就是。

“打出來的帝位,才安穩!”

趙高連忙稱是,他現在低調的很。

奸臣中車府令趙高已經死了,他現在不過是始皇帝身邊的近侍而已。

正當趙高想要離開的時候,又一名信使通報之後走了進來,說道,

“陛下,蒙大將軍來信,匈奴最近有異動,還有皇子扶蘇,請求回鹹陽。

聽到這個訊息,秦始皇原本有著笑意的臉色,微微冷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