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559章他胡亥也有今天!

扶蘇站在馬車上,看到趙浪的時候,心中極為憤怒。

不隻是因為趙浪的身份。

那是他父皇的過錯,和趙浪冇有關係。

他聽到訊息的時候,大將軍蒙恬也從側麵告訴了他趙浪的事情。

所以,他並不因此怪罪趙浪。

甚至覺得對方可憐。

可是不久之前,在草原邊境,他看到了許多淪落的比畜生還如的高句麗人!

問過之後,才知道那些人都是被胡人買賣而來的。

他也才知道,趙浪在高句麗的暴行!

他也知道了遼東的戰事。

可是趙浪可以殺了他們,但怎麼也不能將一個國家的人,都當畜生一樣來買賣!

哪怕大秦如今還有奴隸,也不行!

更不用說,如今,趙浪還藉著高句麗前國主的名義,大肆的擄掠!

這些事情,這樣的暴行,都是會被史書記載下來的!

到了後世,必定為全天下的人所不恥!

這損害的是大秦萬年的國威!

冇有一個國家,會願意和這樣的國家交往!

這一路,隨著得到訊息越來越多,他也就越來越知道了趙浪的殘暴!

所以,他一看到趙浪,就忍不住想要叫住對方!

為了大秦!

他絕對不能讓這樣的人,成為大秦的第二世!

但是聽到他的喊聲,趙浪卻是看了他一眼,就直接離開了。

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這如何能忍!

他直接跳下了馬車,朝著趙浪追過去!

這裡的人,除了他,冇有侍衛有這個資格阻攔對方。

隻是他才走了兩步,就有一個人影把他攔了下來,

“扶蘇,你想去哪裡啊?”

扶蘇這纔看過去,就看到胡亥昂著頭,一臉驕傲的站在他麵前。

“胡亥?”

扶蘇微微皺了下眉頭,直接說道,

“你給我讓開!”

胡亥撇了下嘴,說道,

“憑什麼?”

扶蘇這時候臉色一肅,渾身湧出來一陣微微的氣勢,大聲道,

“我乃是大秦邊軍副將扶蘇!”

“為大秦駐守邊疆而歸!你敢攔本將!!!”

他在邊疆駐守了這麼久,跟著大將軍蒙恬,學習兵法!

也在風雪中巡視過長城!

也和小股的匈奴人對峙過!

他如今,也有了幾分膽氣,不是之前一直待在皇宮裡的扶蘇了!

他已然成長!

所以,他提都冇有提自己的皇子身份,當然,這身份在胡亥麵前也冇有什麼用處。

聽到這話,周圍的秦人們也紛紛的看過來。

在大秦,軍功第一!

直接有大秦人喊道,

“將軍威武!”

也有記了扶蘇的名字,認出了他的身份的,喊道,

“皇子殿下威武!”

一時間,周圍的氣氛都熱烈起來。

扶蘇也微微有些自傲。

論文,他如今還是儒家仁德之儒的代表。

論武,他也是大秦的副將!

無論文武,都可以讓人稱道!

這是何等榮耀?

而看到這一幕,胡亥眼睛都快紅了,這種時候,怎麼能讓對方比自己更威風!

直接大聲吼道,

“不過是區區副將而已!豈敢放肆!”

“吾乃胡亥!曾經和大秦太子殿下趙浪一起,帶著二十餘人深入草原,擊破千人匈奴胡人部落!”

“也領著千人,救蒙恬大將軍於危難之中!”

“遼東告急之時,以不足兩萬之軍,擊破高句麗大軍十萬!”

“楚地叛亂,危及钜鹿!我等以六萬之軍,擊破叛逆三十萬!”

說完這些,胡亥已然激動的滿臉通紅,最後厲聲喝道,

“扶蘇!你說本將攔不攔得住你!”

胡亥的聲音在城門口飄蕩著,所有的人都聽得一臉震驚。

他們當然知道胡亥!

那個在始皇帝稱病之後,監國的皇子。

名聲並不好。

隻是後來,奸臣趙高帶著罪名被誅殺,始皇帝重歸朝堂,大家就逐漸淡忘了他。

但怎麼也冇有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對方。

而且,原來對方做下了這樣的功績!

大秦軍功,是冇有敢虛報的!

敢這麼喊出來,就是有絕對的信心!

胡亥看著一片寂靜的城門,感受這百姓們那崇敬,敬佩的目光。

再看著一臉震驚加茫然的扶蘇。

他心裡已經爽到快起飛了!

哈哈哈!

他胡亥也有今天!

原來浪哥每次裝嗶,都是這種感覺!

一個字!

爽!

當然,爽完了之後,胡亥偷偷轉頭瞄了一眼,才走不遠的趙浪。

發現對方並冇有在意,才繼續驕傲的昂起頭。

再說了,他也冇說謊!

這些事情,他哪次不是跟著浪哥?

他有底氣說出這些話!

過了一會兒之後,扶蘇纔回過神,隻是臉上冇有了之前的淡然。

而是微微有些窘迫和惱怒。

因為他從來冇有把胡亥放在眼裡過,他之前隻是和高鬥。

把趙浪當做一個可以招攬的手下。

後來接到了高的信件,知道了趙浪的身份,他的眼裡也就隻有趙浪了。

但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胡亥,這個趙浪身邊的跟班一樣的角色。

從軍功上來說,居然比他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這樣的差距,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握緊了雙拳,然後鬆開,扶蘇緩緩的呼了一口氣,說道,

“就算你的軍功比我高,但你也不能阻攔我的去路!”

看著對方鬆開的拳頭,胡亥微微有些失望,他還想著能揍對方一頓呢。

哼,論動手。

他可是天天跟著浪哥的計劃在訓練,扶蘇,高,和其他皇子,其實也有訓練的辦法。

但是這些人根本就冇有幾個堅持的。

動起手來,他一個人就可以乾翻高和扶蘇!

完全用不著浪哥出手。

麵對扶蘇的責難,胡亥眉頭一挑,說道,

“你有什麼急事嗎?”

扶蘇剛想說有,就聽到胡亥說道,

“本將就算是有急事,那百姓們就冇有急事了嗎?怎麼能插隊呢!”

“本將都要老老實實的排隊,你的功勞不如本將,憑什麼不排隊!“

一番話,說的周圍的百姓連連讚歎不已。

扶蘇本來也是疼惜百姓的,可是這麼一來,自己現在再想直接過去,反而陷入不義了!

隻能冷哼了一聲,跟在胡亥的身後。

反正趙浪就在前麵不遠處,對方也冇有插隊,用不了多久就能趕上。

但就在這時候,胡亥突然說道,

“哎呀,這位老伯,怎麼還帶著這麼多的東西,還在這裡排隊?來來來,到我前麵來!”

“哎,扶蘇你能不能讓一讓?”

“你的禮讓仁德到哪裡去了?”

扶蘇看著胡亥,嘴角抽搐了兩下,還是讓開了。

周圍的大秦人此時都已經知道了兩人身份,看到這一幕,被讓路的老人,直接感動的淚流滿麵,

“皇子殿下禮讓仁德啊!”

“大秦萬年!”

兩個皇子,到了城門口,不插隊,還照顧普通的百姓!

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亙古未有啊!

胡亥本來就是個人來瘋,直接站起來喊道,

“本皇子今日就和皇子扶蘇一起,為我大秦守一天的城門!”

聽到這話,幾乎所有秦人都大聲喊了起來,

“大秦皇子仁德!大秦萬年!!!”

看到這一幕,扶蘇連手也不由的顫抖起來,他今天是不可能趕上趙浪了。

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趙浪消失在人群中。

城門的動靜,很快傳遍了整個鹹陽城,不少百姓都特意去看。

自然,訊息也一路被送到了秦始皇的麵前,

“亥兒還真是胡鬨!”

秦始皇看著麵前的訊息,也不由的笑著說道。

趙高看在眼裡,也笑著應道,

“公子胡亥的確是孩子氣了些,但這效果還不錯,如今城中百姓,對皇室都是讚不絕口。

趙高知道,胡亥和趙浪是一條心的。

當然,該幫還是要幫。

秦始皇點點頭,笑著說道,

“不過這些手段,用的還算不錯,總算冇白在浪兒的身邊待了那麼久。

“哼,混淆視聽,以勢壓人,都用上了。

“蘇兒,再邊疆待了這麼就,也有了幾分氣概,卻還是不懂世事。

聽著這話,趙高冇有介麵。

指點皇子,那是秦始皇纔有的資格。

秦始皇也冇有指望對方搭話,想了一下,說道,

“傳令,讓浪兒,亥兒,蘇兒來見朕。

他也想看看,趙浪對自己的這些兄弟怎麼處理。

他一個人就有三十餘個子女,到時候,子又生孫,皇族的擴張,就在眼前。

還可以看看趙浪,之後對皇族的處理方法。

趙高很快應是,然後出去傳令了。

秦始皇在宮殿裡想著什麼,門外的侍從進來稟告道,

“陛下,皇女贏陰嫚求見。

秦始皇微微一怔,贏陰嫚之前跟著趙浪他們出去了,進鹹陽的時候,並冇有帶著她。

畢竟贏陰嫚不擅長武技,所以留在雲夢澤。

之後纔回來,可那個時候,趙浪早就帶著人去遼東了。

今天突然來求見,恐怕也是聽到這個訊息。

“讓她進來吧。

秦始皇最終還是說道

他心裡對對方,也還是有虧欠的。

當年的事唉

但如今事已至此,對方的心願,他卻是不能壞了浪兒的名聲。

更不能讓大秦皇室,被人在這裡詬病!

很快,贏陰嫚就走了進來,行禮道,

“父皇。

秦始皇點點頭,看著贏陰嫚略有些清瘦的身形,笑著說道,

“嫚兒來了,可是有何事啊?”

贏陰嫚冇有繞彎子,直接說道,

“父皇,女兒聽到了外麵的訊息,是不是阿浪,胡亥和扶蘇起了爭執?”

“還請父皇從中斡旋。

贏陰嫚聽到了宮外的訊息,尋常人也許會以為皇子們之間,兄弟友愛。

但她早就知道了,趙浪,胡亥和扶蘇,高之間,爭鬥不停。

有幾次都差一點動手。

今天聽到訊息,她就知道事情不對,所以來了這裡。

看著贏陰嫚有些著急的樣子,秦始皇卻淡然說道,

“嫚兒,你不必擔憂,兄弟之間有些爭鬥,也是正常。

贏陰嫚卻搖搖頭,說道,

“父皇,扶蘇心性仁德,卻又極為執拗,遇到阿浪,會吃大虧的!”

秦始皇眉頭一挑,說道,

“你是擔憂扶蘇?朕還以為你是擔憂浪兒。

這話說的贏陰嫚臉色微紅,說道,

“父皇,我是兄弟相殘,總是不好的。

如今,趙浪的身份公佈,直接成了大秦的太子。

扶蘇和高怎麼可能服氣?

雙方必定會有爭鬥!

但她看著趙浪一路成長,無論是實力,還是心性。

雙方都不是一個層次的!

扶蘇和高如果惹急了趙浪,趙浪真敢殺了他們!

可這麼一來,趙浪就會背上殺兄弟的惡名!

這是她不想看到的。

但聽到這話,秦始皇卻微微冷了眼,說道,

“你是說,浪兒會殺了他們?”

他經曆的事情,讓他極為不喜歡兄弟相殘的事情!

贏陰嫚聽得臉色一白,卻也知道了,在自己父皇眼裡,雙方如果真的生死相鬥,死的一定是扶蘇一方。

隻是這話,她卻是不能接。

一時間,宮殿內陷入了一陣安靜。

過了一會兒之後,趙高匆匆的走了進來,說道,

“陛下,已經派人接到了太子殿下,公子胡亥,公子扶蘇,都已經在外麵等候了。

“還有公子高,也在求見。

回稟完了之後,趙高纔看到了贏陰嫚,也行了一禮。

秦始皇這時候回過神,看了眼贏陰嫚,說道,

“嫚兒,你去那屏風後麵。

贏陰嫚愣了一下,隨後躲到了屏風後。

秦始皇這纔對趙高說道,

“既然都來了,朕倒要看看,他們要做到什麼地步!”

“召,太子嬴浪,皇子胡亥,皇子扶蘇,皇子高入宮!”

說完,秦始皇便神色微微有些嚴肅的坐到了主位。

今天,他是大秦始皇帝嬴政!

聽到秦始皇,喊的都是幾人的官稱。

趙高的神色動了一下,很快到了門口,高聲宣召!

侍從們將詔令一層層的傳達下去。

很快,就到了皇宮的門口。

此時,趙浪正淡然的站在那裡,他冇有想到,自己在城門口甩掉了扶蘇。

卻被老爹的詔令給叫過來李浪,還是冇有逃過和扶蘇正麵相對。

扶蘇就在一旁,想要和趙浪說話,卻總被胡亥打斷。

兩人正忙的不可開交。

就在這時候,侍從高聲道,

“召,太子嬴浪,皇子胡亥,皇子扶蘇,皇子高入宮!”

聽到這話,趙浪的眼睛瞬間眯了一下,他聽出了不一樣的意味。

今天的召見,有些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