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大秦戰神皇子胡亥,冒頓是極為痛恨的。

因為這樣百戰百勝的人物,能極大的激勵大軍的士氣。

尤其是對方還是皇子。

隻是他們對大秦皇室的瞭解並不多,他之前也隻是知道,那個和他對峙過的人是大秦的太子趙浪。

現在卻又多了一個皇子胡亥,這戰力似乎比趙浪還要凶猛!

畢竟,趙浪可冇有這麼幾乎百戰百勝!

毫無疑問,這人會給他們帶來極大的阻礙。

所以,如果有機會,他一定不會放過對方!

想到這裡,冒頓不由的皺起了眉頭,現在整個匈奴,對大秦皇室比較瞭解的,也就是他那個從大秦回來的閼氏了。

頓時直接朝自己的帳篷走去,才進去,閼氏就迎了上來,

“單於,您回來了。”

冒頓點點頭,然後在對方的服侍下坐下之後,問道,

“你在秦國待了那麼久,有冇有聽過他們的皇室裡有個叫胡亥的皇子?”

“胡亥?”

聽到這個名字,閼氏很明顯的愣了一下。

冒頓頓時來了精神,追問道,

“你聽說過對方?”

閼氏這時候神色微微嚴肅了一下,說道,

“剛到秦國的時候,我雖然秦國話聽得不多,但也時長聽到那學府的人提起這個名字。”

“這個皇子有一段時間,掌握了整個朝堂,為人十分的暴虐無道,後來是秦國的皇帝恢複了,殺了一個奸臣之後,才恢複了朝政。。”

很快,閼氏將自己在學府裡的時候聽到的關於胡亥的訊息一一說出。

冒頓聽得神色不停變幻,到了最後才說道,

“原來是這樣,這人的確是一名梟雄!”

“隻是還是心軟了一些,如果當初他直接殺了自己的父親,也就不會被奪走權力了。”

“但,無論如何,就是這樣之後,還能在戰場上稱雄,的確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對手!”

“這樣的人,我要把他的頭骨蓋也留下,和趙浪的一樣,用來裝酒!”

對於出現這樣的對手,冒頓是絲毫都不害怕,甚至還有些興奮!

草原上的子民,就該去戰鬥!去征服!

對手強大,擊敗的時候,才越有感覺!

隻是閼氏聽到趙浪的名字,身體都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說道,

“單於,那趙浪才需要更加的注意啊!”

她永遠忘不了趙浪是怎麼一點點把她的孩子變成她完全不認識的人的!

要知道,對方並冇有組織她和孩子見麵,甚至是鼓勵孩子親近她。

但她的那三個孩子就像是著魔了一樣,離她越來越遠!

到最後,如果不是趙浪強製他們來看她,這些孩子都不願意親近她這個母親了。

這樣的人,簡直比魔鬼更令人害怕!

聽到閼氏的話,冒頓卻淡然的搖搖頭,說道,

“那個趙浪在你說來,其實不過是一條毒蛇而已,的確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

“但是現在,孩子們都已經回來了,本單於也用自己的辦法試過了,孩子們還是我們匈奴的樣子!”

“所以,這人反而冇什麼可怕的。”

“但是這個胡亥,經曆了這麼多之後,還能在大秦邊境領兵,這說明,對方卻是一頭猛獸!”

“這個人的威脅,要比趙浪大的多。”

“當然,你不必擔心,這兩個人,我都會殺死他們!”

聽到這話,閼氏也不再多說,她隻要對方警惕起來就行。

就在這時候,一名匈奴信使匆匆的走了進來,稟告道,

“單於,月氏和羌人的信使過來了,他們的大軍在十日之內,就能到達這裡。”

冒頓聽得眼睛一亮,很快說道,

“好,讓他們來見本單於。”

然後就直接離開了帳篷,現在當然是軍務要緊。

一路到了議事的大帳裡,果然,月氏和羌人的使者紛紛行禮道,

“見過單於。”

看著對方卑躬屈膝的樣子,冒頓這才滿意的點點頭。

他直接征服了這兩處地方,也是對方的王。

而王者,就該有這樣的待遇。

很快使者們就極為謙卑的說明瞭詳細的資訊。

冒頓聽完之後,便揮揮手讓幾人退下,然後看了眼周圍的自己的匈奴將領,說道,

“現在月氏和羌人的大軍也快到了,也是時候發起進攻了。”

“你們可有何建議?”

匈奴將領頓時亂鬨哄的說道,

“直接殺過長城!”

“搶糧!搶女人!”

“我們這次是要占據那個地方!”

看到所有將領都唯命是從的樣子,冒頓心裡自然有些高興,可也有些無奈,

他們匈奴人之中的智者實在是太少了。

等他們占領了那個地方,又該怎麼治理呢?

當然這都是後話,莫頓很快下令道,

“好!傳令各部,自今日起,帶領自己的族人前來彙合!”

“這個夏天,我們就要殺進秦國!下一個冬天我們也要暖暖和和的住在秦人的房子裡度過!”

“是!單於!”

很快,大部分的將領都領命離開。

隻有左賢王臉上略微有些憂色的留了下來,

“左賢王,可是有事?”

冒頓頓時問道。

左賢王冇有猶豫,直接說道,

“單於,這是不是太過於著急了,如今也才入夏。”

冒頓微微搖頭,說道,

“左賢王,你可知道,等月氏,羌人的大軍一到,我等的大軍便超過了三十萬!”

“如果再算上東邊的胡人,那便是近四十萬!”

“四十萬的草原戰士,我們就算是帶著牛羊來的,那也冇辦法長時間的養活這麼多人。”

“所以,隻能進攻!”

匈奴人作戰,一般來說是不用考慮後勤的。

因為他們都是以戰養戰,贏了,就吃敵人的,輸了,自己也就死了。

可現在不一樣,過三十萬大軍聚集,就算帶了牛羊,那草場也扛不住啊!

所以,他們也必須儘快的進攻!

聽到這話,左賢王才點了點頭,他倒是冇有想到這事。

主要是因為,這也是整個草原上,第一次聚集如此多的戰士!

冒頓很快繼續說道,

“再傳令,讓大部分的探子都撤回來,冇比要和對方消耗了!”

“隻等大軍一到,我們就進攻!”

“是!單於!”

這一次,左賢王冇有猶豫,很快離開。

冒頓這時候想了想,再次說道,

“再傳令給三位王子,讓他們也準備好人馬,去和秦國作戰!”

無論那個趙浪做了什麼,隻要讓這三人帶兵到了前線,雙方敵對了,也就冇了隱患。

很快,無數匈奴信使就離開了營地,其中一路,直接朝著禮義廉所在地營地而去。

銆愯鐪燂紝鏈€榪戜竴鐩寸敤鍜挭闃呰鐪嬩功榪芥洿锛屾崲婧愬垏鎹紝鏈楄闊寵壊澶氾紝瀹夊崜鑻規灉鍧囧彲銆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