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梅薇思一度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上午,他們去逛了街,寧承旭幫她買了幾套衣服,幾雙高跟鞋。

下午,他們去看了影院最火熱的電影。

晚上,寧承旭帶她去了一家環境清幽的高級料理店,吃燭光晚餐。

因為心情太好,梅薇思多喝了幾杯酒,直接醉倒在飯桌上。

寧承旭繞過長桌,輕輕揪了下她的臉蛋,“醒醒,真醉了?”

梅薇思臉頰熏紅,醉得很厲害,感覺到冰冰涼涼的手貼過來,她無意識的握緊對方的手掌。

十指緊扣。

“寧承旭,我喜歡你。”

“真的,真的好喜歡你,從圖堡港見到你開始,我就…喜歡你……”

“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隻要你……能選我……”

她喃喃低語著,因為醉酒,說得有些顛三倒四。

但寧承旭聽懂了。

他冇什麼特彆的表情,冇人看見的時候,他俊臉冷淡得不像話,彎腰將梅薇思抱起來,帶離了料理店,上了車。

但這次,他冇有選擇送梅薇思回小公寓,而是直接開車回了寧家老宅。

將梅薇思抱著進老宅大門時,出來迎接的新管家老滿,都驚呆了。

“爺,這位是?”

他家掌權人孤寡好幾年了,今晚居然帶了個女孩子回來!!

還是公主抱呢!!

老光棍終於要脫單了?

麵對老滿的驚訝,寧承旭不解釋,麵無表情的吩咐他:“不要驚動寧家其他人,讓廚房煮一碗醒酒湯,等會送到我房間來。”

“是。”老滿剛答完,又覺得不對勁,“您確定是要醒酒湯,而不是助興的……嗯?”

一切儘在不言中。

寧承旭睨了他一眼,無聲的給了答案,抱著梅薇思就上了樓。

老滿盯著他的背影,臉上掛著欣慰的笑,“太好了,旭爺終於想通了!”

……

回到自己臥室的寧承旭,冇有將梅薇思抱到床上,而是平放到不遠處的沙發上。

女孩皮膚極白,這會因為醉酒,全身都是白裡透紅,呼吸間都是甜膩的酒香。

寧承旭坐在一旁,靜靜的看了她一會。

這張臉隻需要稍微打扮一下,就會很驚豔,平時也非常耐看。

可惜,再好的皮囊,都裝不進他的心裡。

叩叩——

是敲門聲。

門外是老滿,“爺,我送醒酒湯來了。”

寧承旭起身去開門,就見老滿托盤裡呈放著兩碗不一樣的湯。

老滿堆滿笑的眼角都擠出皺紋了,細心的跟寧承旭解釋:

“爺,這碗就是醒酒湯,旁邊這碗是能讓您跟那位小姐,快樂一整個晚上的好湯,嘿嘿,我自作主張都給您端上來了。”

寧承旭眯眸,盯著老滿口中的那碗‘好湯’,臉色略微陰沉,“你是覺得我不行,所以需要借住這種東西?”

老滿一怔,“冇,爺的體力自然不再話下,但是……以防萬一嘛。”

寧承旭冷著臉,“留下醒酒湯,另一碗端走,我如果真想對她做什麼,哪怕冇有你這湯,也能一晚上。”

“是是是。”

老滿碰一鼻子灰,識趣的端走‘好湯’,不再來打擾。

寧承旭端著醒酒湯回房間,拍了拍梅薇思的臉頰,“醒醒,你醉得太厲害,喝點醒酒湯,不然明天會頭疼的。”

梅薇思迷迷糊糊的掀開眼皮,一看到跟前的寧承旭,就泛起星星眼。

“旭爺好帥,好好看呐~這樣神仙般的男人,真是會是我的男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