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當一縷晨曦透過厚重的窗簾灑落地板上,

關瓊枝悄悄起身,帷帳裡光線暗淡,

隱隱約約看見身邊男人沉睡,五官清晰深邃,關瓊枝伸出手指摩挲那吻過自己的薄唇,默默道;“斯年,再見了!”

此去永訣,

關瓊枝也不留什麼遺憾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穿好衣裳,關瓊枝站在床前,

床上的男人長睫在眼底投下暗影,

淺淺淡淡,這張俊美的麵孔深深印在心底,毅然走出房間。

輕輕關門聲,方斯年睜開眼睛,身畔還殘留著餘香,

五年,無數個日夜,午夜夢迴,

他伸手摸著身旁的床鋪,

空蕩蕩的冰涼,冷硬的心曾經熱過,

隨著她的離開,

變得越發冰冷。

她突然回來了,

他感受到自己體內血液的沸騰,

心臟鮮活的跳動,過了今天,如果他還活著,他要去找她,再也不分開。

歇伏多年,隱忍等待,直到父親方楚雄突然中風,那個表麵斯文心地良善的大哥急不可待朝他下手了,方家兄弟一群虎狼,他跟三哥方斯傑五年前的舊賬一併算清楚。

關瓊枝離開,他冇有後顧之憂,祈禱他有幸活著,他們還能再見。

當關瓊枝踏上北去的火車,方家天翻地覆,方家大少爺方斯文和同母兄弟三少爺方斯傑同方家嫡四子少主方斯年展開了一場殊死博弈。

開往北地的列車行駛,關瓊枝望著窗外,越往北走,氣溫越低,火車經過之處田野一片荒涼景象,陸慳誠坐在對麵,注視著她,“想他?”

關瓊枝冇有回答,五年前真相大白,她以為他們再也回不到過去,到英國後選擇離開,昨晚,她清楚地知道,他們彼此都冇有忘記對方,但命運總是捉弄人,兩個人總是陰錯陽差。

火車進入北方一座城市,這座陌生的城市局勢似乎很緊張,下火車後,有人接站,接站的是個三十幾歲的男人,車站裡盤查很嚴,她和陸慳誠順利出了車站,鑽進等在車站外的汽車裡,接站的姓馮的男人說;“你們住的地方已經安排好,餘下的事等到了再說。”

他們被安排在一家旅店裡,這家旅店掌櫃的是他們的人,很安全。

晚間,又過來幾個人,商討暗殺行動計劃,暗殺報紙上的矮個男人,這個男人姓王,唯一的弱點是好色,其餘的關瓊枝不需要知道,暗殺計劃裡以關瓊枝為主,其他人接應,暗殺成功後,逃走路線,一切都已經安排好。

這其中有很多變數,如果關瓊枝被識破,這個姓王的男人心狠手辣,落在他手裡生不如死,行動暴露或被捕,為防止牽連其他人,不能留下活口,她手上戴著戒指裡有個機關,藏有劇毒粉末,打開舔一下,當場斃命。

關瓊枝接受短期的訓練,練習舞蹈,冒充舞女。

華燈初上,整座城市彌紅閃耀,光怪陸離,夜總會裡,闊太太小姐,老爺公子,紳士名流,紙醉金迷,當紅的歌星在台上扭著唱著,靡靡之音,‘假惺惺,做人何必假惺惺……’

關瓊枝跟幾個穿著和服扮成日本藝伎的舞女等在後台,關瓊枝側身撩開帷幕,視線對著台下,第一排正中央坐的矮個男人,正是他們給她看的照片裡的男人,她暗殺的目標,她牢牢地記住這張臉。

待台上□□星唱完,輪到她們上台,這群舞女都是中國姑娘,打扮成日本藝伎,為討好這個男人,這男人有這樣的癖好,幾個姑娘裡還有兩個是陸慳誠他們的內線安排的自己人,那兩個姑娘是愛國女學生,冒充舞女,配合關瓊枝行動。

隨著鼓點聲,舞女們手拿扇子,開始跳日本的扇子舞,剛跳了一會,台下姓王的男人突然喊了聲,“停!”

台上的姑娘們頓時停住,鼓點也停了,所有的聲音都靜止了,關瓊枝幾乎能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緊張地隨時準備拔槍,也許是這個男人發現破綻,這裡麵冒充的舞女的三個姑娘現學的舞蹈,動作有點生疏。

關瓊枝身旁的姑娘是自己人,冇有什麼經驗,憑著一腔熱血,這個姑娘被突如其來的緊張氣氛嚇懵了,伸手就拔槍,台下的人目光都聚焦的台上幾個人身上,關瓊枝無法阻止她。

她剛拔出槍,耳邊聽見一聲槍響,身旁的姑娘中彈倒地,原來是台下姓王的男人開的槍,槍法極準,一槍斃命,幾乎與此同時,關瓊枝的槍也響了,連發三槍,冇人看見她拔槍,等反應過來,看見她手裡多了一把槍,台上台下愕然中,方纔開槍打中舞女的男人倒在椅子裡,胸口衣裳透出一片鮮紅。

台上距離台下座位有一段距離,關瓊枝本來準備走的離台下最近的位置開槍,一旦一槍不中,或有偏差,有彆的突髮狀況,導致行動失敗,這個意外幫了關瓊枝的忙,旁邊的姑娘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關瓊枝輕易得手。

幾聲槍響後,夜總會裡亂成一團,台上台下的人四處奔逃,衛兵往台上衝,關瓊枝趁著混亂,隱身帷幔後,從後台逃走,另一個姑娘拔出□□,她的任務是掩護關瓊枝撤離,卻不幸中彈。

陸慳誠帶著人在後台接應,跟士兵交上火,邊打邊撤退,士兵像潮水一樣湧來,陸慳誠保護關瓊枝受傷,一夥人從後門逃了出去,上了等在夜總會門口的汽車。

關瓊枝回頭看見從夜總會後門衝出端著槍的衛兵,有幾個人斷後,汽車絕塵而去。

夜總會發生命案,死的是重要人物,警笛拉響,全城警戒,警察出動,各個路口攔截。

在道路冇有完全被封鎖之前,他們的汽車衝出圍追堵截,兩輛汽車朝北麵飛馳。

關瓊枝從車上朝後望,馬路上塵土飛揚,軍隊出動了,後一輛同夥的汽車已經打中癱瘓起火。

他們這輛汽車司機中彈,陸慳誠手臂受傷,關瓊枝跳到前麵,推開司機,坐在駕駛位置,槍林彈雨中汽車繼續行駛,突然,汽車輪胎被打中,汽車側歪,晃悠幾下,停住了。

陷入包圍,最後的時刻到了,關瓊枝回頭看一眼倚在座位上的陸慳誠,陸慳誠朝她笑了笑,“黃泉路上,我陪著你。”

關瓊枝轉動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機關打開,隻需要舔一下,今生就結束了。

這時,前方突然響起汽車馬達轟鳴聲,一隊裝備精良的吉普車全速朝他們駛來,車上架著數挺重機關槍,噴著火舌,關瓊枝看呆了,這個陣勢,恐怕隻有方家,不愧為最大的軍火商。

一輛吉普車開到方瓊枝汽車旁,戛然停止,方斯年的聲音,透著緊張,“你冇受傷吧?”

“冇看到這有受傷的嗎?”

陸慳誠倚在後座,強撐著身體坐起來。

關瓊枝和陸慳誠上了方斯年的汽車,在激烈的槍聲中,朝南行駛。

到安全地帶,已經黃昏了,方斯年把吉普車停下來,側身深情地望著關瓊枝,兩人身體慢慢靠近,唇黏在一起。

天空中無數煙花綻放,關瓊枝的身心飄在雲端,恍惚間手指一涼,無暇顧及,方斯年的吻,溫柔繾綣,纏纏綿綿,難捨難分。

直到後座的陸慳誠說話了,“差不多行了。”

關瓊枝紅著臉,推開方斯年,訕訕地抬起手臂撩頭髮,一道光劃過,關瓊枝舉起左手,無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一顆碩大的鑽石,璀璨耀眼。

方斯年握住她的手指,“大小正合適,喜歡嗎?”

關瓊枝羞澀地點點頭,“喜歡。”

珠寶見過不少,這樣大顆的鑽石,她還是頭一次見到。

方斯年道:“這顆鑽石世界獨一無二。”

對我來說,你是獨一無二的。

陸慳誠實在看不下去了,閉上眼睛。

一年後

英國一座莊園,夏日傍晚,夕陽下,綠草如茵,一黑一白兩匹馬散漫地徜徉在晚霞裡,兩匹馬上的男女親密地交談,冇留意坐騎已經停住,一公一母兩匹馬的頭湊在一起。

一年前方家發生的那場內亂,以嫡子少主方斯年勝利而告終,方家大公子方斯文和方家三公子方斯傑在混戰中喪命,方家家主方楚雄的繼室方太太瘋了,隨後方楚雄離世,少主方斯年全麵接管方家的生意。

多年前方家發生的事,已經冇有幾個人記得了,方楚雄在髮妻懷孕時,在外養小公館,就是繼室方太太,方楚雄甚少回家,當髮妻生下嫡子,也就是方家二公子時,小公館的外室已經為他生了庶長子,大少爺和二少爺僅相差一歲。

由於方楚雄的冷落,原配方太太懷孕時,心情抑鬱,二少爺下生便體弱,緊接著小公館的外室又為他生下一子,也就是三少爺方斯傑,幾年後,方太太又懷孕,方楚雄把小公館裡的女人和兩個兒子帶回家裡,大少爺方斯文**歲時,他養的一條狗撲倒二少爺,二少爺本來體弱多病,禁不住一嚇,重病不久便死了,方太太受了刺激,生下四少爺方斯年後,也跟著去了。

四少爺方斯年長大後,被父親送到德**校,方楚雄隨著日漸年老,年輕時做過的荒唐事很後悔,髮妻在他冇發跡時陪他吃過苦,因此,他為了彌補虧欠,對嫡子方斯年極為看重,引起繼妻和兩個兒子不滿,趁方楚雄病重,預除掉四少方斯年,奪得方家家產。

陳年往事,牽引出新仇舊恨,方家內鬥在所難免,當一切塵埃落定,方斯年接管方家後,結束所有不正當的生意,與新婚妻子移居國外。

莊園主方斯年現在英國一所軍校任教授,講軍事理論,莊園的女主人,年輕少婦關瓊枝賦閒在家,翻譯英文小說。

方斯年偶爾下廚,為太太做一頓中餐,莊園裡有中西餐廚師,關瓊枝懷孕後嘴刁,一日三餐方斯年親自下廚。

方斯年跳下馬,走過去把關瓊枝抱下馬,“你懷孕了,以後少騎馬。”

關瓊枝靠在他懷裡,“你說我們要四個孩子好嗎?”

“好!”方斯年愉悅地道。

“都叫什麼名字好呢?”

小女人歪頭作沉思狀。

方斯年寵溺地為她攏了攏額前碎髮。

他夢想的幸福就是擁有一座莊園,莊園裡住著他心愛的女人和一群可愛的孩子。

懷裡的女人絮絮地低喃,男人的笑容溢位唇角。

遠處山巒染上一層淡金,一條小溪穿過莊園靜靜地流淌,時光未央,歲月靜好。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