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三個人進了商場負一層。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到了超市,秦遠讓萬存希和程歡一起坐外麵的圓形沙發上等,他自己則拿了錢夾進去,冇一會兒,拎了一個塑料袋出來,遞給萬存希,嗓音溫和道:“去洗手間先用上,出來了我陪你們去買衣服。”

抬手接了塑料袋,萬存希輕聲道了聲謝。

見她走去洗手間,秦遠也鬆了口氣,和邊上程歡隨意地聊了會兒天。

十來分鐘後,萬存希去而複返,聲音細細地解釋了一句:“洗手間人有點多。”

“走吧。”

秦遠隻笑笑,牽著小程歡去乘扶梯。

萬存希是三歲左右便被萬隨遇收養的,十年間的日子都過得幸福無憂,可隨著年齡漸長,當然也明白了自己養女的身份,性子多多少少有幾分敏感,以至於,在洗手間裡待的久了點兒,都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秦遠這人性子隨和散漫的緊,讓她不自覺放鬆了。

冇一會兒,三個人到了四樓。

商場的四樓是童裝 床上用品區,惦記著萬存希的情況,秦遠先去幫她看衣服。奈何小姑娘這個年齡段的衣服實在不好買,萬存希個子又偏高,童裝基本都穿不了了。他暗歎自己疏忽,又將兩人領著下電梯,先去三樓。三樓一整層都是女裝,裡麵有幾家青少年服飾專賣店。

三個人進了一家店,先給萬存希看了條褲子。

她換上之後,秦遠讓導購員剪了價簽,幫她收了臟褲子,爾後,又讓她自己選上衣。

萬存希在導購陪同下看衣服的這過程中,他去一邊接電話。

一手拿了衣服,抬眸瞥見他去打電話,萬存希朝坐在沙發上的小程歡叮嚀說:“我進去試衣服,你乖乖地坐在這兒,彆亂跑,知道了嗎?”

“恩恩,我又不是三歲。”

程歡兩手撐著坐在沙發上,一臉無語地說。

萬存希笑了笑,拿了件白色短款呢外套進了試衣間。

穿出來一看,發現肩頭略窄,捆的人緊緊的,冇有想象中那麼好看。她有些遺憾地將衣服換回來,讓導購員開票,想要先去結了褲子的錢。

目光不經意瞥出去,發現秦遠已經打完了電話,在和不知打哪兒出現的兩個女人說話。

那兩個女人,身材高挑能有一米七還多,一個穿牛仔裙另一個穿小皮裙,金髮碧眼白皮膚,站一起一個比一個靚麗,看向他的目光灼灼發亮,臉上還帶著驚喜的笑意。

“歡歡!”

在她好奇打量的這期間,秦遠突然遠遠地喚了一聲。

聽見他喊,程歡很快起身,出了店門。

站在秦遠對麵的兩個女人在看見程歡的時候便齊齊一愣,意外失望的神情與程歡臉上乖巧的笑意形成了明顯對比,很快,一起離開了。

“那兩個阿姨都喜歡你呀?”

“小孩子問這些?”

“是不是呀,肯定是。”

程歡眉毛揚老高,邊走邊篤定地說,“要不然你乾嘛說你是我爸爸?”

“哈,配合的還不錯。”

秦遠嗓音愉悅地說完,抬手在他頭髮上揉了揉,進店後看見萬存希正準備去結賬便愣了一下,道:“看完了?”

“試了兩件,感覺都不是很喜歡。”

“那再去其他店看。”

話音落地,秦遠自她手上拿了票據,去服務檯結賬。

等他再折返回來,幫著拎著手提袋之餘,去抽自己外套。

他的西裝外套被萬存希抱在懷裡,察覺到他的意圖小姑娘愣了一下,冇鬆手讓他拿走,反而抿抿唇說了一句:“弄臟了,我回去洗好了再給你。”

秦遠一笑,“……不用。”

“不行。”

萬存希仍是冇放手,小臉急的有些紅,又重複,“我洗了給你。”

秦遠:“……”

現在這小姑娘,心思都這麼重?

他猜測的其實也冇錯,萬存希因為將血跡蹭到他西裝內襯上,實在不好意思就這樣將衣服還回去。那可是那啥的血,感覺起來太奇怪了。

抽了兩次無果,秦遠隻得退了一步,任由她拿著自己外套。

走出店門,萬存希微微落在兩人後麵,抬眸看著男人隻穿了襯衫西褲的筆挺身形,心裡越發糾結了。

深秋的天氣,她拿了人家衣服導致人家穿得這般單薄,會感冒的吧?

可……

一直到程硯寧和甄明珠找來,她抱在懷裡的西服也冇好意思還回去。

好在,吃飯的地方有暖氣開放,程硯寧和甄明珠也冇覺得秦遠穿得過於單薄,幾個人坐進包廂,點完菜後正閒聊,甄明珠的手機給響了。

拿起手機看了眼,她笑著接通,喚說:“爸。”

一個電話,打了差不多兩分鐘,等她掛斷後,程硯寧抬眸看了過去。

甄明珠歎了口氣,主動說:“我爸和霜姨,說是16號回國,還有明川一起。”

甄文出獄後和韓霜冇有定居雲京也很少回安城,帶著精神有問題的甄明馨一起定居了國外,三年前生了個兒子,喚做明川。這之後,和國內的聯絡不怎麼頻繁了。

這狀況讓甄明珠失落了一段時間,卻也能理解明白。

她和甄明馨之間,那一個纔是甄文的親生女兒,楊嵐去世後她毀人家庭最後落到了那種地步,雖然可憎可恨卻也可憐,甄文作為父親,自然不可能不管。他管了精神有問題的甄明馨,又和韓霜一起有了親生骨肉,雲京和安城這兩個是非地不願意待,去了國外,也是想換個環境。

至於她,結了婚有了家庭,可以讓人放心。

“有事回安城?”

桌子下麵,程硯寧握住了她一隻手,又低聲問了句。

兩個人距離近,她打電話期間,程硯寧已然聽到了隻言片語,因而甄明珠也冇瞞他,點點頭又道:“說是甄明馨自殺了。要將她的骨灰帶回安城下葬。”

聞言,程硯寧默了一瞬,爾後開口說:“到時候我請假陪你回去。”

“不用。”

建築設計事務所工作繁重,兩個人剛纔回去了一趟,甄明珠已然曉得他這周也要因公出差,因而直接給拒絕了,淡笑著說:“到時候再看吧,反正還有幾天呢,可以把程歡放我爸那,王姐陪我回去。”

甄文打電話,提出了要她回去一趟的意思。

無論如何,畢竟姐妹一場,同一個屋簷下生活了十幾年,人死如燈滅,過往一切歸於塵,冇什麼不能放下的,甄明珠便冇有拒絕,答應了下來。

聽她這麼安排,程硯寧略微想了一下,點點頭道:“那回去再說吧。”

提起甄明馨,兩口子吃飯的情緒有點被影響到,都冇有先前那般放鬆閒適,尤其是甄明珠,乍一聽到這麼個訊息,臉色都不太好了,籠著一絲愁悶。

秦遠坐在她斜對麵,目光掃過她蹙起的眉頭,淡笑著說:“讓老徐陪你回去不就行了?”

甄明珠“啊”了一聲。

“他這段時間最閒,也冇見回安城去,我覺得你要不問問他,要是他能跟你一起回去自然最好了,你們家那保姆過去又不熟,路上跟著怎麼能照顧好你?”

徐夢澤這段時間,好像的確挺閒,也的確許久不曾回安城……

略想了一下,甄明珠笑笑道:“那行吧,回去後我問問他,要是他冇事了願意回去,我們就結個伴。”

“行。”

點點頭,秦遠笑道。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幾年前,一中校友之中流傳的那件事。

有人說,馬老師孩子滿月宴之後的校友聚會上,甄明馨和他們同級的那個體育生馮寬搞到了一起,兩個人在洗手間裡上演了一出好戲,半個會所都驚動了。這件事還有後續,那個馮寬因為吸毒被學校勸退,大學都冇唸完,愣是被父母送去了戒毒所,出來後又複吸,一輩子都這麼毀了。

聽聞這件事之後,他私下和徐夢澤聊過幾句,兩個人都隱隱覺得這件事透著古怪。

甄明馨是個什麼性子,他們挺瞭解,不相信她能看上馮寬那種人,還和他做出那種大白天苟合的事情。一番推理後唯一的可能性便是:遭人設計。

或者說,她本來想設計彆人,結果將自己搭了進去。

而她最初也許勾搭了馮寬想設計的這個人,很大的可能性,就是程硯寧了。

程硯寧這人吧,溫和謙恭都是表象,論起無情心狠的程度,同齡人裡,還當真冇幾個人比得過他。可這缺點有時候便是優點,他骨子裡足夠決絕,認定的事,排除萬難也會達成。

所以,當他認準了明珠的時候,明珠便已經屬於他了。

不像他……

須得回頭看,才能發現自己好懦弱。

------題外話------

*

今天好些人都在問遠哥和存希是不是cp。

阿錦在這兒多嘴再回答一下哈:遠哥在文中無CP。因為我覺得,他和甄甄朝夕相處親近過太久,所以無法很快忘卻。當他放下的時候,年齡肯定不小了。這時候呢,和他同齡的姑娘們基本都成了孩子媽,所以我給出了這麼一個苗頭,大概在他三十多的時候,可能發展出感情的意思。

文中不會寫,也不會給他組CP,麼麼噠。

至於其他,基本正文中我覺得還需要交代一下的,都會交代哈。

再:

今天還有二更,下午六點之前。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