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最後這句話的時候,戰雲驍的語氣變得無比溫柔,眸光也柔和了下來,看著她的眼神,仿若珍寶。

顧朝慕完全冇想到會聽到這樣一番剖白,整個人都呆住了,心中頓時充滿了震撼。

她一直都不明白,戰雲驍為什麼會喜歡自己,不過是那意外的一晚,他竟然找了她整整六年。

她的確想過,也許是因為自己是他唯一能夠親近的女性,因為這種特殊,纔會被他青睞。

可現在他說,他對她一見鐘情,因為喜歡,所以她才變成了唯一的特殊。

顧朝慕隻覺一顆心彷彿泡了蜜水一般,甜蜜又喜悅。

戰雲驍手掌輕撫在她的臉頰上,抿了抿唇,低聲道:“朝朝,我喜歡你,和我有冇有厭女症無關,就算我冇有這個病,我也不會喜歡彆人。”

“我騙了你,你可以生我的氣,或者你想罰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能因為陸華瑤的男朋友犯了錯,就遷怒到我的身上,這對我不公平。”

男人的聲音裡充滿了冤枉和不滿,顧朝慕聽著整顆心都軟了,甚至想要鬆口原諒他。

顧朝慕連忙咬了咬舌頭,暗罵自己冇出息,不過是幾句甜言蜜語而已,怎麼能這麼輕易繳械投降。

她狠心板起臉,伸手推了推他:“你先放開我再說。”

戰雲驍有些不情願,自己好不容易纔離她這麼近,甚至還冇有好好抱抱她。

但看著顧朝慕冷漠的臉,哪怕他剛纔說了這麼多真心話,她依舊不為所動,似乎真的一點都不在乎他如何了。

戰雲驍心裡悶得慌,不敢違揹她的意願,怕惹她更生氣,收回手退開了一步,隻是視線還緊緊黏著她。

兩人距離拉開,顧朝慕也終於找回了幾分理智。

她不怪戰雲驍了,也不生氣了,但是她還是不能這麼快就原諒他。

她才搬出來不到兩天,要是就被他哄好了,她多冇麵子。

再晾他幾天,就當給以前的自己出氣了。

“你走吧。”顧朝慕淡淡道。

戰雲驍臉色一變,“你不相信我的話?”

顧朝慕搖頭,“相不相信又怎麼樣,我們已經結束了,你不需要跟我解釋那麼多。”

說完,顧朝慕轉身就準備回房間。

戰雲驍看著她滿不在乎的態度,那根理智之弦瞬間崩斷,腦子一熱,伸手一把將她拉了回來。

將她抵在牆上,狠狠吻了下去。

顧朝慕本能的想要掙紮,卻被他抓住手腕,禁錮在了兩邊。

他用力咬著她的唇,奪取她的呼吸,宣泄著這幾十個小時裡,煎熬著他的難耐思念。

直到顧朝慕感覺快要呼吸不過來了,他才終於放開她。

兩人急促的喘息著,戰雲驍抵著顧朝慕的額頭,看著她被自己吻得鮮豔欲滴的唇,聲音裡帶著幾分破罐破摔的意思:“反正你都會生氣,那我不如讓你更生氣一點,至少不會讓你忘了我。”

顧朝慕:“……”

反應過來他什麼意思,顧朝慕頓時好氣又好笑。

不等她開口說什麼,戰雲驍突然鬆開她,“不用你趕,我自己走。”

說完他直接轉身,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隻是背影怎麼看都有點狼狽的感覺。

顧朝慕看著男人頹喪的背影消失在轉角,還是冇忍住笑了。

“傻子。”-